梦里梦外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今年我和哪吒也太有缘了吧!

      

       最近哪吒之魔童降世大火,我也去看了两次,一次是点映的时候,看完还想看,就和朋友又去看了一次。这时我还没发现什么。一天我打开我的晋江文学城app居然发现两个月前我看的一本小说居然是哪吒和敖丙这对cp,才反应过来我居然早就接触过这对cp了。然后我又想了想当时为什么会授哪吒,居然是因为三个月前喜欢上的一首贰婶的歌,歌名就叫哪吒。这时我就有点镇惊了,没想到今年我和哪吒这么有缘!让我有点怀疑这都是哪吒之魔童降世早就开始造势了!不过我一直很喜欢哪吒就是了,小时候看的那个哪吒传奇都不知道看了几遍呢!


错爱

预警

       私设超多,人物ooc

      


第七章

                 白雪皑皑候归人 迷雾重重初相见(七)


         楚子航背着昏迷不醒的人想原路返回时才发现因为他之前一路狂奔过来根本没有记住路线。而且这里四周看起来都是一个样,这里就像一圆形的球场,只是球场上到处都是金灿灿的柱子,看起来每一处都是一个样,就只有中心放棺材的地方不同不知道往哪里走才是出去的路。楚子航在原地想了一会就果断的选好了一条路,并沿路做记号,但没多久楚子航就发现他好像又回到原点。


        他的眼前出现的是他那个圆台上的棺材,的确是他出发的地方。这地方是怎么回事。他刚刚明明走的是直线怎么就回到了原点呢?楚子航不明白,于是他再次出发了,他想看看这次是不是又会走回来。


         可过了一小时左右他发现他又走回来了。楚子航有点懵,于是放下人先休息休息。这一切都被路明非和路鸣泽看在眼里。“这是怎么回事?路鸣泽是不是你搞的鬼?”路明非看着楚子航背着人来来回回走了两躺又回到了原点就忍不住怀疑是路鸣泽搞的鬼。


        “哥哥,你真是太伤我的心了,都说了不是我,你怎么就是不相信呢?”路鸣泽用一副被冤枉的样子委屈巴巴的控诉着路明非。“好吧,好吧,我相信你行了吧,那你说这是怎么回事?”路明非看着路鸣泽那个样子就说相信他了。其实路鸣泽的确很少骗自己。


        “很简单啊,这是个尼伯龙根,只有主人带路才能出去哦!”路鸣泽笑笑。


       “那还怎么出去,尼伯龙根的主人那不就是龙王了吗?龙王怎么可能会带闯入者出去呢!”路明非觉得路鸣泽在说笑。

        “谁说一定是龙王呢!”


        “师兄,师兄!”楚子航感觉好像听到了路明非的声音,但他记得他是自己一个人进来的呀。“师兄!师兄!”声音越来越清晰了,他朝着声音的方向看果然看到了狂奔过来的路明非。

         “你怎么进来的?”楚子航疑惑。

       

          “师兄,我是跟着你进来的呀,我一直叫你等等我,你好像更本没有听到一样。”


        “抱歉,我没听到。”楚子航认真的道歉,“这里很诡异,我走了两次都没走出去。”


       “那师兄我们休息一下再看看。”路明非又看看枕在楚子航腿上昏睡着的人,“他是?”

楚子航摇摇头,“不知道。”


       “额,不会是龙王吧?”路明非看着楚子航小心翼翼的问。


       “不会。”楚子航回答得很是果断。“我总觉得我认识他。”楚子航看着那个他不知道是谁的人总有一总说不出来的亲切感。但他可以肯定他绝对没有见过他。

        楚子航刚说完这句话就发现昏迷不醒的人睁开了眼睛。


        “唉,师兄!人醒了。”路明非惊叫到。


        “你们是谁?”

        “你是谁?”楚子航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出他一直以来的疑问。

       “我?我是……我是麒麟啊,你不……我是张……你怎么能……”男人说话的口气一直在变,面部表情也变来变去,好像有两个人一直在争夺身体的控制权,最后终于决出胜负,“我是张起灵。”


        路明非在一旁看得是目瞪口呆,这是和风间琉璃和源稚女一样,两个人格。可风间琉璃还要梆子声才能像这样,这位仁兄是没有任何干扰就像这个样子啊。


       “张起灵,我是楚子航。”“我是路明非师兄你居然不介绍一下我。”路明非伸出手想和张起灵握握手。

       “你是来接我回家的吗?”张起灵没有理路明非,对着楚子航问道,他模模糊糊的记得好想有人和他说要接他回家。


       “……”楚子航沉默,“抱歉。”


       “不是你吗?”张起灵明显有些失落。


        “你愿意和我回家吗?”楚子航看着他有些失落的样子嘴巴就不受控制的问出这个让他以后觉得是他问出过最好的一问题。一句改变了他和张起灵一生的话。在以后的很多次他抱着张起灵时都会无比庆幸他当时不经大脑问出了这个问题。 言归正传,楚子航刚问完就觉得这是个失礼的问题。


       “愿意。”出乎意料的是张起灵居然答应了。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啊,师兄,我们要想办法出去啊,不然还谈什么带他回家呀!”路明非觉得这觉得不是他的面瘫师兄,这都严重ooc了好吗?“什么你愿意和我回家吗?感觉就像是问你愿意嫁给我吗?这是什么鬼。”路明非在心里不断的吐槽。


       “不用担心,我知道怎么出去。”张起灵坐起来又恢复一脸冷淡。


       “真的,太好了!”路明非激动得站起来就要往前走。

      “先休息一下,路明非,张起灵才醒。”楚子航没动,显然不赞同路明非立马走的想法。


〔楚瓶〕面瘫捡了个闷油瓶子 十二

预警 
       私设超多,人物ooc
  
       小学生文笔,不定期更新

十二 
       吴二白笑完又严肃的说:“先不急着找吴邪,我得先确定你是不是真的张起灵。”

       楚子航不明白难道还有假的张起灵不成,疑惑道:“什么意思?”张起灵到是没什么反应只淡淡的回了一句:“可以。”
      “虽然我可以百分之八十的肯定你应该是张起灵,但保险起见,我还是要再验证一下。”

        吴二白说话的时候已经有伙计搬了一些东西进来了。“张起灵身上有一个遇热才会显现的刺青。”吴二白指着伙计搬进来的一壶热水道,又指着一个铁盒子道,“张起灵的血是麒麟血,能辟邪。里面是一些虫子。”
       
       张起灵二话不说就要脱了上衣,却一把被楚子航拽住,“先让其他人出去。”楚子航也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么多人看着张起灵脱衣服就觉得很不爽,要不为了证给吴二白看,他可能绝对不会同意他当着除他之外的人看张起灵脱衣服。张起灵停了下来,看了看吴二白。吴二白意味深长的看了楚子航一眼,没说什么,只是对伙计挥了挥手。没几秒书房里就只剩下楚子航,张起灵,吴二白三人。楚子航看了一眼门没关又特意起身把门口关上,才坐下来楚子航就觉得自己是不是神经病,都是男人而且只脱上衣,这种事情他干得多了去了,不要说上衣,和恺撒,路明非他们两个在日本的时候就保住一条短裤。就是想不明白他怎么那么在意张起灵在外人面前脱衣服。

         在楚子航想东想西的时候,张起灵已经脱了衣服并用毛巾蘸水搽了一遍了,有些刺青开始慢慢显现出来了。楚子航看着那个图案越来越清晰,是一麒麟踏火图,麒麟的一个眼睛正好是在一个乳头上。楚子航看着看着突然站起身来把张起灵脱下来的衣服往张起灵的身上套,吴二白都还没看仔细就发现张起灵的衣服被楚子航帮忙穿上了,一时有些无语,“你和他是什么关系?”看着楚子航的样子比当年他大侄子对张起灵还在乎就一时突兀的问出了口。

       “……”楚子航不知道说什么了,什么关系,萍水相逢认识不过三四天的陌生人为何让他如此在意?
“算了,不管你是他的什么人,这个图案是真的没错,下一个吧,给你。”吴二白说着给了张起灵一把水果刀,张起灵拿起刀就要握在手中给自己划一刀,然后他又发现手被楚子航拉住了,“我来。”楚子航拿过他手里的刀,拉过他的另一个手,在他手指头上轻轻划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有一滴血珠滴了下来,盒子里的虫立马躁动不安起来,纷纷疯了一样的远离那滴血。
      吴二白看了一眼,再看另两人时发现楚子航居然不知从哪里找出一个创口贴在帮张起灵贴上了。吴二白六十多岁的老人家第一觉得他太多余了,站在这里都不好意思站下去了。

       “起灵,你接下来打算去长白山吗?”楚子航坐在张起灵对面问道。之前他们在吴二白那里知道了吴邪是去长白山找张起灵了。但他怎么都不肯说关于张起灵的一些事,只说这些到时候见到吴邪时,吴邪自然会和他们说。
      “嗯,我想找到我的过去。”
      “好,我和你一起去。”楚子航不想那么多了,他只知道,他想陪他一起。

       这边张起灵和楚子航找吴邪二人之旅可以说是比较成功的,但另一边黎簇和苏万拜托黑瞎子去找张起灵就不是太顺利了

      佟姨满脸戒备的看着门口的人,说来也是奇怪,这人带着副大大黑墨镜全身上下一身黑还笑嘻嘻问好的人佟姨实在没办法放人进来。

      说到黑瞎子为什么会出现在楚子航家门口也是有原因的,前几天接到他小徒弟的电话说是他们在苏州(私设楚子航家在苏州,因为离杭州近。)看看了疑是哑巴张的人,他收到照片之后就想着反正也没事就过来看看是不是张起灵本人,还是又有谁别有居心在假扮张起灵,托人差了一下车主之后,黑瞎子就从北京来到了苏州。现在就站在了楚子航家门口。

        “你好啊,我来找张起灵的。”黑瞎子直接说出他的目的。反正不管是不是真的张起灵他们听到这个名字都会让自己进门的。果然,开门的戒备心没那么重了,而是说让他等一下。过了一会儿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女人也跟着出来了,先是打量了他几眼,“你说你找起灵?”女人带着怀疑的态度。谁让黑瞎子一看就不像什么正经人呢,也不怪人总怀疑他别有目的。

       “是啊,我找张起灵。他在吗?”
        “不在,你是他什么人?”苏小妍一改她以往迷糊的样子,认真的审视着眼前的人,再怎么说张起灵也是他未来的儿媳妇是吧。可不能让这些不正经的带坏了。
        “我是他朋友,我们找他挺久了。”黑瞎子马上换了副表情。
        “起灵他朋友?”苏小妍还是不太相信,“起灵怎么会有你这么不正经的朋友。”当然这只是苏小妍心里的想法。嘴上还是说着:“起灵他不在,他和我儿子出去玩了。”
         “出去玩了?那等他回来能告诉我一下吗”黑瞎子又笑着说。
        “行吧!”苏小妍一口应下。

         “夫人,子航打电话回来了!”里面佟姨喊道。“好,来啦!”苏小妍关上门进去了,黑瞎子转身时听到了佟姨的话,他又返回找了个地方站着。
        “妈妈,我和起灵明天就会回来。”楚子航在电话里说道。
         “明天回来是吗,好,那你们找到吴邪了吗?”苏小妍还是很关心这个问题的,“吴邪在长白山?你们过两天打算去长白山?你们说的吴邪的叔叔联系不到吴邪吗?还要你们去找他。”苏小妍感觉很奇怪,叔叔联系不到侄子。

         黑瞎子推推眼镜,明天回来啊!

〔楚瓶〕错爱 十


预警
       私设超多,人物ooc
       文笔差,不定期更新

第七章
                   白雪皑皑候归人 迷雾重重初相见(七)

    楚子航背着昏迷不醒的人想原路返回时才发现因为他之前一路狂奔过来根本没有记住路线。而且这里四周看起来都是一个样,这里就像一圆形的球场,只是球场上到处都是金灿灿的柱子,看起来每一处都是一个样,就只有中心放棺材的地方不同不知道往哪里走才是出去的路。楚子航在原地想了一会就果断的选好了一条路,并沿路做记号,但没多久楚子航就发现他好像又回到原点。
        他的眼前出现的是他那个圆台上的棺材,的确是他出发的地方。这地方是怎么回事。他刚刚明明走的是直线怎么就回到了原点呢?楚子航不明白,于是他再次出发了,他想看看这次是不是又会走回来。

       可过了一小时左右他发现他又走回来了。楚子航有点懵,于是放下人先休息休息。这一切都被路明非和路鸣泽看在眼里。“这是怎么回事?路鸣泽是不是你搞的鬼?”路明非看着楚子航背着人来来回回走了两躺又回到了原点就忍不住怀疑是路鸣泽搞的鬼。
        “哥哥,你真是太伤我的心了,都说了不是我,你怎么就是不相信呢?”路鸣泽用一副被冤枉的样子委屈巴巴的控诉着路明非。“好吧,好吧,我相信你行了吧,那你说这是怎么回事?”路明非看着路鸣泽那个样子就说相信他了。其实路鸣泽的确很少骗自己。
      “很简单啊,这是个尼伯龙根,只有主人带路才能出去哦!”路鸣泽笑笑。
      “那还怎么出去,尼伯龙根的主人那不就是龙王了吗?龙王怎么可能会带闯入者出去呢!”路明非觉得路鸣泽在说笑。
      “谁说一定是龙王呢!”

       “师兄,师兄!”楚子航感觉好像听到了路明非的声音,但他记得他是自己一个人进来的呀。“师兄!师兄!”声音越来越清晰了,他朝着声音的方向看果然看到了狂奔过来的路明非。
        “你怎么进来的?”楚子航疑惑。
        “师兄,我是跟着你进来的呀,我一直叫你等等我,你好像更本没有听到一样。”
        “抱歉,我没听到。”楚子航认真的道歉,“这里很诡异,我走了两次都没走出去。”
        “那师兄我们休息一下再看看。”路明非又看看枕在楚子航腿上昏睡着的人,“他是?”
楚子航摇摇头,“不知道。”
         “额,不会是龙王吧?”路明非看着楚子航小心翼翼的问。
         “不会。”楚子航回答得很是果断。“我总觉得我认识他。”楚子航看着那个他不知道是谁的人总有一总说不出来的亲切感。但他可以肯定他绝对没有见过他。
楚子航刚说完这句话就发现昏迷不醒的人睁开了眼睛。
        “唉,师兄!人醒了。”路明非惊叫到。


〔楚瓶〕面瘫捡了个闷油瓶子 十

十一  跟踪
      在楚子航和张起灵满街问吴邪的时候,吴二白的人其实一开始就已经注意到了他们。

       吴二白的书房里,吴柯向吴二白汇报着这几天一直有两个年轻人在西泠印社周围打听吴邪,
这个时候找吴邪的会是谁?吴二百想不出在这个关键时刻会到吴山居找吴邪的会是谁?



        “二爷,要不……”
吴二白摇摇头,“不妥,先看看,最好先看看能不能查到这两人的信息。”
        “那要不要联系一下小三爷。”吴柯又问道。
         “暂时不要。你们先去盯着他们。”吴二白又拿起红楼梦看了起来,这书他不知读了多少遍,但每次看都有不同感受,当真是让他分外着迷。吴柯看到吴二白又看起书来就悄悄的退了出去。

         吴二白手中的书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不曾翻动,“两个年轻人?”吴二白又想起了吴柯的话,“来吴山居找吴邪?不会是?不可能,不可能的。”吴二白像是想到什么似得又突然否定了自己的猜想,不一会儿又笑了,真要是那人应该过几天就能见到了。

      这两天楚子航和张起灵把西湖周边都逛了一圈,但每天都会去吴山居看看开门了没。
      这已经是他们来到杭州的第三天了,没有一点吴邪线索。当然也不能这么说,明面上他们没有找到吴邪的一点线索,但他想他们其实可能要找的话第二天就可能找到吴邪了,毕竟那几人已经跟踪了他们两天了。他是想让他们先动手,可等了两天那些人也只是跟着他们。

        既然敌不动那就只能自己先动了。楚子航看着不远处装做在拍照的两人想到。
       “瓜子,你说这两人到底干嘛找小三爷啊?”吴柯一边摆弄着手里的相机一边问他的同伴,“我怎么知道,倒是你,都两太天了就没查出什么?”
       “没有,不是这条道上的人。”吴柯也是纳闷了,这条道上根本没有这两人的任何消息,那他们那么执着的找小三爷是干什么呢?
       “其实我说我们为什么要跟踪他们,直接点把他们绑了直接问不就好了。”瓜子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两个人,看起来就是两个小白脸没什么战斗力。“你呀,肯定是觉得这两人是两小白脸吧。这人啊可不能只看脸,你看我们跟了他们两天了连一张正面照都没照到就说明了这两人绝对不简单,我敢肯定我们被发现了。”瓜子这人自己长了一副未成年的脸却是个狠人,能动手解决的就不喜欢动嘴,但他却总喜欢以貌取人,吴柯对于这一点是非常不能理解的。
        吴柯嘴里绝对不简单的二人坐在树荫下吸着西瓜汁,看着西湖水泛起的一层层涟漪发着呆,想着怎么先动手。张起灵喝完手里的西瓜汁站起来往吴柯两人走去,楚子航无奈只得跟上。
       “他们这是朝我们走过来了?”瓜子看着他们跟踪的两人直直的向他们走来,"被发现了?”
       “你们认识吴邪?”还没等瓜子他们想好要不要避一避时,张起灵和楚子航就已经到了,并且一开口就是个直球,让人措不及防。炎热的夏风吹过,头顶上热辣的太阳照得人的眼睛生疼,瓜子觉得他有些晕,可能是中暑了,不然怎么会有人这么直接的就判断他们认识小三爷。他刚想说什么时,“不要否认,这几天我们一直在找吴邪这个人,但所以人都说不认识,而且你们从我们找吴邪的第二天你们就开始跟踪我们,所以你们要不是吴邪的人,要不就是他的仇人也在找吴邪。但我更倾向第一种情况。”楚子航开口了。
        “好吧,我们的确认识吴邪,请你们跟我们走一趟吧!我们老板想见你们。”吴柯无奈的说道,只能这样了。

        吴二白刚刚接到吴柯电话,说是那两人已经发现他们了,要不要见见。当然要见见,看看到底是那个人还是又有谁在兴风作浪。
        楚子航和张起灵进去时吴二白在沏茶,开水缓缓的注入茶壶中,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楚子航和张起灵看这吴二白一遍一遍的洗着茶碗沉默不语。不一会儿茶茶香就蔓延到了整个屋子。
       吴二白倒了两碗茶放到二人面前,“先喝杯茶吧。”
楚子航心想,“怎么和那个赫尔佐格一样,上来就先敬茶呀。”却听耳边响起张起灵的声音,“吴邪?”
       吴二白盯着张起灵的眼睛突然哈哈哈大笑起来。“果然啊!果然啊!我们老吴家是和你扯不清了!”张起灵皱皱眉,不知是什么意思。





〔楚瓶〕错爱 五

    预警

             私设超多,人物ooc

             文笔渣,不定期更新

                                      第五章

              白雪皑皑侯归人 迷雾重重初相见(五)

          楚子航和路明非走在一片迷雾中,四周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他们带来的照明工具只能照亮一小片地方,再远就无法看清了,这个空间就像浩瀚无垠的宇宙一样,没有一点光也没有一点声音。楚子航心里的声音催促得更厉害了,他急切的想要知道是什么在呼唤着他。虽然四周都是一片黑暗但他却朝着一个方向赶着,几乎要跑起来了。

       “师兄!师兄!慢点等等我,太暗了。”路明非跟在后面追着他。但楚子航就像没有听见一样反而跑得更快了。楚子航也不知道怎么了,他似乎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了,他的理智告诉他他应该谨慎些不应该这么着急,可他就是停不下来,前面有什么东西把他拉过去。不一会他就把路明非甩下了,他也不知道他在黑暗中跑了多久,周围慢慢的亮了起来。那是一个很大的空间,高高的穹顶点点星光闪烁,中间一条明亮的光带,边上还有一个大圆盘散发着柔和的光。这顶居然是照着星空的样子做的。而那些星星月亮都是夜明珠。这个看不到边的空间里只有无数的粗大的黄金柱,最中间是个高出地面的大圆台,四周由六根柱子围着,圆台中有一具悬棺。这些楚子航都没去注意,他的眼睛里只有那个没有棺盖的悬棺,他知道他想找的答案就在里面。

       路明非傻傻的看着楚子航越跑越快,最终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他搞不懂师兄这次是怎么了,之前在那个巨门前把恺撒留下急匆匆的进来现在又把他丟下,这可不是师兄的风格啊!

        “呵呵呵呵,哥哥怎么了?傻啦?”路明非发现他周围不再是黑暗了,而是一个金碧辉煌的宫殿,头顶是又夜明珠组成的星空,而路鸣泽那个小鬼穿着一身正装坐在一把看起来就很霸气的椅子上笑着说。“哥哥是不是感觉很熟悉呀?”

       路明非对他翻了个白眼然后走进路鸣泽,“你又有什么事?熟悉?没有。”
      “唉呀,哥哥就这么讨厌我吗?”路鸣泽露出一个很受伤的表情,然而这没过一秒他就又笑了,“请哥哥来当然是为了看一场好戏啦!看看你亲爱的师兄丢下你是为了什么呢?”

      “师兄?师兄怎么了?是不是你搞的鬼?”路明非一听和楚子航有关就急了。
      “哥哥怎么能这样说我呢?你师兄可不简单哦!我们再等一下他就来了。不要着急,喏,来啦!”果然楚子航跑了进来,但他却看不到他。

        楚子航停了下来,慢慢的接近那个圆台。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很紧张,他一步一步的走上圆台,走进悬棺。终于他在棺材边上停了下来,棺材里趟着一个浑身赤裸的人,那人头发很长,几乎把他整个人都包裹起来,楚子航慢慢的伸出手剥拨开散在那人脸上的头发,是个男人的脸。男人紧闭着眼,薄唇微开一条缝,能看见里面结白的牙齿,肤色苍白,鼻翼微扇。楚子航振振的看着这个在这不知道睡了多久的男人,突然张嘴叫了句“麒麟。”然后激动的伸出手把男人抱了起来。把他抱出来楚子航才回过神,他不知道他是怎么了,为什么感觉心里好痛。

      “唉,这人是谁?”路明非看着楚子航把男人抱出来震惊的问。“哥哥没听见么,你师兄不是叫了他了么,麒麟啊!”路鸣泽笑着答。

        “师兄怎么认识他,在这里睡不会是龙王吧?”

         “不是呦,而是龙王的情人呢!”路鸣泽一句话惊得路明非都要跳起来。

         “情人,你开玩笑吧?”

          “我可重来不会骗哥哥的哟,他真的是龙王的情人呢。”

          这边路明非和路鸣泽在讨论男人的身份,那边楚子航就已经给男人穿好衣服了。就在楚子航想把人背走的时候男人毫无预兆的挣开了眼睛。就这样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对上了。

     “你来啦。”那个男人说着突然抱着楚子航的头亲了一口,然后再没有了动作。楚子航愣住了,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
   
      “你,是谁?”楚子航背着那个男人站在原地问。但他并没有得到回答。因为他背上的人又一次昏睡了过去。

     
   

        恺撒和解雨臣黑瞎子三人站在青铜门口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今天他们是被路明非呼唤楚子航的声音吵醒的,等他们追上去的时候就只看到路明非跑进了青铜门,而他们却被青铜门拒之门外。
      黑瞎子看看恺撒又看看解雨臣,笑着开口道:“这位国外的兄弟,我们也不要猜来猜去了,实话实说吧,你们是不是裘德考的人?”
  
        “裘德考?是谁?”恺撒是一脸懵逼啊,裘德考?哪位有资格让加图索家的继承人成为他的人?

      “不要再装了,你看,现在就你一个人,一对二你还顽强抵抗个啥呀!直接招了省得动手,多好。所以……”

      “嘭”一声枪响打断了黑瞎子的话。

       “嘎啊,嘎啊……”突然周围有像乌鸦一样的叫声和鸟飞起时翅膀扑棱扑棱的声音响成一片。因为恺撒开枪打死了一个,那些怪鸟全都冲着他飞去。“嘭,嘭,嘭……”枪声接二两三的响起。

         “行了,少废话,先躲一躲,这些鸟太多了。”解雨臣拉起黑瞎子就往外走。而与此同时恺撒出声了,“喂,你们快点出去,别在妨碍我。”

       “嘭”黑瞎子听了恺撒的话甩开解雨臣的手掏出枪也打死了一个怪鸟,还耍帅的吹了声口哨。

     “切,疯子。”解雨臣骂道,但他还是掏出来一解棍子准备拿来抽那些怪鸟。“花儿爷,您这棍子拿来打鸟不太好使啊!”

       “好不好使你给看好了。”说着一棍子横扫过去就扫落一只怪鸟。但怪鸟嘴里却还吐出来一个没有毛的小猴子,小猴子浑身湿答答黏糊糊的还张着一张血盆大口,锋利的牙齿全露在外面冲着解雨臣扑了过来。解雨臣抬起一脚把那恶心的小猴子一脚踹飞。

        那边恺撒两手开枪,速度快且准。怪鸟也会挑软柿子捏,本来之前大部分都冲向恺撒的现在都调转方向攻向解雨臣,再怎么快,棍子也没有枪快,更何况杀伤力更是比不上。打了没多久,黑瞎子的子弹已经打空了,只能抽出刀来,但他的刀比不上解雨臣的棍子长,总是要鸟近了才能打,打久了很是费力。而解雨臣觉得这样打下去不是事,这些鸟太多了,还会吐出那种恶心的猴子。而且这次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些鸟像是不要命似的往前冲,以往要是死了这么多它们早撤了,但这一次死了那么多都没吓退它们,反而更是铁了心要和他们斗。这样下去吃亏的迟早是他们。到时候是想跑都跑不掉了。

       “喂,那个外国的兄弟,我们还是撤吧,这些鸟太多了,根本打不完。”解雨臣一棍子下去打落一只怪鸟边对恺撒喊到。

      “你们先撤。”恺撒也知道这样打下去不是一回事,他的子弹也有限,而他的言灵也不像楚子航的君焰一样有杀伤力。虽然他能通过爆血把镰鼬进化成具有杀伤力的吸血镰,但对付这些鸟就用爆血太不划算了。所以他也有了撤的想法,没必要在这里和鸟耗体力。

       “走!”解雨臣拉着黑瞎子往外跑去,他是真的怕黑瞎子又发起疯来不愿意走。

       “呵,到我的主场了。”恺撒看解雨臣他们走远了,才把黄金瞳点亮开启了皇帝的言灵,他看到这些怪鸟的时候就猜到它们应该是龙族基因影响了的基因变异。这种低级的变异生物比较高级的混血种用言灵皇帝镇压一会还是可以的,之前让他们走也是不想暴露。现在想走还不是小事一桩。

        “你们到底是谁?”解雨臣看着恺撒毫发无损慢悠悠的出来问道。这几人,太奇怪了!




    

〔楚瓶〕错爱 四

        预警
                私设超多,人物ooc

                文笔渣,不定期更新

                                        第四章

                 白雪皑皑侯归人 迷雾重重初相见(四)

        楚子航他们煮了些牛肉干当早餐吃了,休息了一下就收拾东西继续前进。而黑瞎子和解语花也接受了吴邪他们交给他们的试探任务,好在这长白山他们已经很熟悉,花了一天的时间赶上了楚子航他们。

         又走了一天的楚子航他们终于赶到那条裂缝那里,他们就决定在温泉旁休整一晚,明天再前往。他们已经拿到了这里到青铜门口的地图,但里面是何光景就不得而知了。而就在他们吃好晚餐想聊聊天的时候。好吧,其实是楚子航和恺撒都在擦刀,路明非在一边瞌睡的时候。外面突然响了两个人说话的声音。

        “唉?这里有个洞唉,花爷要不我们今天就在这里过夜吧。”外面黑瞎子和解语花也刚到看到雪地上留着的脚印就知道有人刚进去不久,在不知道底细的情况下只能装做他们也是无意中找到这里的。

         “好,看,这还有脚印,说不定里面有我们走散的同伴呢。”楚子航他们听到有个人回答到并着有些终于找到同伴的喜悦感急匆匆的往里面跑来。于是楚子航和恺撒忙收起在擦拭的刀。路明非被惊醒吐了句操。心想“这鬼地方他们怎么还能碰上这么多人。”

         “唉?你们是?”解语花一跑进去就看到了卡塞尔三人组,心道:“这些人果然是来这里的。”但面上却显露出惊疑,好像在疑惑怎么不是他想的认识的同伴一样。

        楚子航他们也看见了急匆匆跑进来的解语花和黑瞎子。恺撒站了起来像做为主人接待客人一样对这解语花他们表达了他们可以在这里过一夜的意思。

       解语花在心里撇了撇嘴,心里哼了声表达对恺撒的不屑,但他还是开口说了声谢谢。

      “嗨,各位,我叫黑瞎子。”黑瞎子贱贱的和楚子航他们打了个招呼,“他是解语花,你们是?特别是那位金发帅哥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么?”

        路明非见楚子航和恺撒都没有回答的意思,但又觉得他们都不回答的话会显得没有礼貌就尴尬的笑笑说“我叫路明非,你们好。”

        “那两位先生呢?”解语花一眼就看出这三人楚子航和恺撒地位相当,而路明非说话并没有多少分量。

        “楚子航。”楚子航看了一眼解语花和黑瞎子感觉别人问了两遍都不理别人很不礼貌就回了一句。“我是恺撒 加图索。”恺撒见楚子航回了他也回了一句。他们都不想和他们有太多的接触,毕竟他们现在是特殊情况,接触太多会泄露一些东西。

         “三位看起来像还是学校吧,来这里是来考察的吗?”但黑瞎子和解语花却并不打算放过他们,黑瞎子更是自来熟的向他们走进坐在了恺撒的旁边开始说道,“我记得我们读书的时候也要去野外考察写论文呢。”

      “刚听你们说你们和同伴走散了?”恺撒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了黑瞎子一个问题。

      “是啊,我们平时喜欢一些冒险,这一次我们是组了一个队来的,结果中途走散了。”

      “唉!昨天我们也遇到一个说是和同伴走散的人呢,不知道是不是和你们一起来的。”路明非想起昨天那个人说道,“我们已经帮他求救了呢,现在应该是下山了吧!”

       “是吗,很可能呢。”黑瞎子笑道。之后黑瞎子一直在那里对这恺撒说话,虽然恺撒没怎么理他,基本都是路明非说了一些。而楚子航和解语花坐在那里没有说话,解语花一直观察着楚子航,而楚子航也在观察着解语花。他们都得出同一个结论,那就这是“这几(两)个人不简单。”

“殿下,少爷他们已经到门口了,黑瞎子和解语花也应该遇上少爷他们了。”一个头发发白的老人恭敬的向站在窗前的一个男子说道。男子大概30岁上下的样子,脸向着窗外,手里端着一杯红酒轻轻的摇晃着没有说话。“加图索家的代表今天也到了,是不是要让龙翼去接触一下了。”老人又说道。这时男子停下了摇晃杯子,“先让他等等,过几天再说吧。”



〔楚瓶〕面瘫捡了个闷油瓶子 十

      预警

              私设超多,人物ooc
  
              文笔渣,不定期更新

                                 十 寻找

       “子航啊,你们找到那个吴邪了吗?”苏小妍盘着腿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和楚子航电话。

      “没有,我和张起灵去了吴山居,没人。”楚子航说,“我们也问了旁边的的一些老板,他们说不认识吴邪。”

      “起灵呢?”苏小妍一听坐直的身没了之前的慵懒样子,“他怎么样。”

      “没事,他洗澡去了。”
      “起灵是个内敛的孩子,你要好好照顾人家,知道了吗!”

      “嗯。”楚子航又开玩笑似的说道“妈,你都没这么关心过你儿子我。”

        “怎么你嫉妒了,那是因为你太让我省心了。好了,既然没找到那你们明天就出去好好玩玩,玩几天再去看看,说不定人家就回来了。”苏小妍又嘱咐了几句要好好照顾张起灵的话就挂了。然后在手机一扔在沙发上躺了下来,一会儿又坐起来哈哈哈的笑,一脸的兴奋,佟姨从从旁边经过看见了问道“夫人怎么这么高兴?”

       “嗯嗯,当然高兴啦,再也不用担心子航孤独终老啦!今天子航居然和我撒娇,恋爱果然能改变一个人啊!”苏小妍感叹道。

       “额……我说子航那么优秀夫人你怎么会担心这个问题?而且子航什么时候谈恋爱了?”佟姨实在无法理解苏小妍的脑回路。

      “当然担心,在感情这方面他就像个木头一样。”


        然而苏小妍口中的木头现在正在给张起灵吹头发中,张起灵洗完头洗完澡头发湿淋淋的也没擦就躺下了,等楚子航洗完出来一看二话不说就把人拉起来吹头发。

        张起灵被楚子航按在床上吹头发,看着张起灵一语不发想起了他们今天白天去吴山居找人的事。

        昨天晚上苏小妍再一次提起了张起灵有没有对过去有点什么印象的时候,张起灵起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又从衣服口袋里拿出来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杭州西湖西泠印社旁吴山居  吴邪”。然后他们就开车从苏州来到了杭州。

     

           一路上楚子航明显感觉到了张起灵的心情是愉悦而期待的,从一路上他没有闭眼睡觉,而是时不时问到哪里了,还有多久就可以知道他还是对自己的过去很在意的。而看到吴山居的大门锁着时明显失落的神情,在自己说可能只是今天不在,我们可以问问别人知不知道吴邪去哪里了时,他抬起头看着自己的眼睛到现在都还清晰的印在脑子里,那时他那黑曜石一般的眼睛撒发这夺目的光彩。他记得当时他看着的眼睛愣住了,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漂亮的眼睛。但他不知道的是在他以为他只是呆愣住的几秒中了他禁闭心房裂开了一条缝。而他那黑曜石一样的眼睛散发的光就像一道光顺着他禁闭着的心门缝隙照进了他的心房,让那个早已清冷的已经布满灰尘的心房有了一缕阳光。

        “以后洗完头一定要吹干再睡”楚子航一边吹着一边说,“妈妈说让我们在杭州玩几天,再去看看吴邪回来没,你也不要着急,人总是会找到的。”

      “嗯。”张起灵拿过楚子航手上的吹风机,“我帮你吹。”



         “吴邪?”吴山居旁边一家古董店的老板听他们要找吴邪很是惊讶,“不认识。我在这开店时间不长,你可以问一下其他人,不过你们说是吴山居的老板,可我知道的吴山居的老板是姓王,叫王盟,不过前时间他出门了还没回来。”楚子航躺在床上又想起了他们寻找吴邪的经过。

       “谢谢老板,那你知道这里那家店是开的时间最长的。”楚子航只能寄希望于那些人了。“哦,这个我知道,就那边那个古轩阁,听说开了十多年了。”

       “你好,请问你认识吴山居的老板吴邪吗?”居然是张起灵先开的口。

         “吴山居的老板不是王盟王老板吗?不过听我们老板说之前吴山居的老板是的大人物,前两年把吴山居送给他的伙计也就是现在王老板了。”那个年轻人用明显羡慕的语气说道。

         “那我们能见见你们老板吗?”又是张起灵问道。
         “我们老板一般不会来店里的,我帮你打个电话问一下吧。”

        年轻人拿起电话拨号,嘟嘟几声后电话被人接起,“老板,有两个人找您。”
 
   “他们说是找吴山居的老板,吴邪。”
 
    “啊?哦!好。”
    
      “抱歉啊!我们老板说他只认识王老板不认识什么吴老板。”

        “没事,谢谢。”楚子航看张起灵低垂着头不说话就开口了。

       从之前年轻人的话中可以看出他的老板肯定认识吴山居的老板吴邪,但为什么要说不认识呢?看来张起灵要找的这个吴邪不是个简单的人啊。毕竟那条街上的人都说不认识吴邪,但他觉得明明有些人是认识吴邪的。他们是因为什么而不愿意说实话的呢?

     这就有点难办,如果不依靠卡塞尔学院的情报网可能有点难办啊。

〔楚瓶〕错爱 三

预警
       私设超多,人物ooc.
       文笔渣,不定期更新。

                           第三章
              
                   白雪皑皑侯归人 迷雾重重初相见(三)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雪地上,看起来就像在雪地里安了个灯,泛着白光晃眼得很。这在冬天的长白山上那真的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好天气。楚子航站在帐篷前向着他们的目的地看着,感受这雪山上难得的温暖阳光,他的心里总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这一次的任务总觉得蹊跷得很,他从施耐德教授那里知道其实这个任务完全不需要在这个时候急着做,因为学院对那里可以说没有任何的了解,怎么说以往的任务怎么样也是有人探查了很久确认需要A级或A级以上的精英才能解决的问题时才会派出他们。而这一次可以说是校董会强烈要求学院派出他来出这个任务,似乎是针对他而来。但他并没有拒绝,走到这里,心底那种怪异的感觉越来越清楚,似乎有个声音在催促着他快点,快点,再快点到达那里去。路上不停的赶路并不是因为什么安全问题,说实话这个问题他很少考虑,赶得那么急只不过是他的情不自禁的想接近那里。

       “师兄,起这么早?”路明非从帐篷里钻了出来,揉了揉眼睛看见楚子航站在那里看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嗯,出太阳了。”楚子航回了一句毫不相关的话。

       “啊?哦!是出太阳了。我们早上吃什么?”路明非愣了一下才回到。

       “只有一些牛肉干和压缩饼干,你还想吃什么。”后面传来恺撒才刚醒带着些慵懒的声音。

      “老大醒啦!还是煮牛肉干吧!”

      “美国卡塞尓学院?这些个大学生不好好待在学校学习来这里干什么?”吴邪看着昨天手下查到的关于那三个人的信息。

        “吴林,你确定是他们没错?”吴邪看了看吴林。

         “是他们,小佛爷他们绝对不简单,特别是那个叫楚子航和恺撒的那两个人,我觉得他们看出我是有目的接近他们的。而且看样子他们的身手很不错。”刚从长白山回来的吴林回答到。

        “楚子航。”吴邪又把楚子航的资料看了一遍,“完全看不出任何破绽,完全是个三好学生。如果硬要说的话,那就是凭他的成绩完全可以上哈佛大学,但他却选择并没有什么知名度的卡塞尔学院。对了,卡塞尔学院查出什么了吗?”

         “没有,之前我们完全没有听过这个学院,差查询到的也是一些看起来很正常的大学,以研究爬行动物为主。”解语花在一边说,“你说他们会不会是去长白山做研究的啊?”

       “小花你是在说笑吧?我不信你真这么想的。”

       没错,解语花在怎么说也是解当家,怎么可能真那么想。“嗯,的确,黑瞎子呢?吴林,去把黑爷请来。”

       “你想让黑瞎子去试探他们?”

         “嗯,没错,纠结那么多干嘛,直接点就行了。”

        “花爷还是这么霸气!”吴邪调笑到。

        “哟,花爷这是压榨苦力啊!”没多久门外就传来黑瞎子那及有特色的声音。

       “我们哪敢压榨黑爷啊,这不是在这里黑爷最厉害吗,我们可没黑爷那么猛。”解语花也笑着道。



〔楚瓶〕错爱

        预警
      
       私设超多,人物ooc.

        小学生文笔,不定期更新


  第二章
                   白雪皑皑侯归人 迷雾重重初相见(二)

        吴邪站在窗前看着远方的长白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九年了,从一开始的天真无邪到现在令人闻风丧胆的吴小佛爷经历了太多一年。“只剩一年了。一切都要结束了,小哥,等着我,我一定会接你回家!”吴邪喃喃自语道。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吴邪的思绪。“小花,进来吧!”一听敲门声吴邪就知道是小花,只有他不会像他的下属们一样小心翼翼的样子。门被人推开,走进来一个身穿粉红色衬衫的美男子,果然是解语花。
       他一进来就看见吴邪站在开着窗的窗口,叹了口气走过去把窗关紧然后对吴邪说:“这么冷的天穿这么少还站在这里吹风,不想要命啦?你身体现在本来就不好还不知道爱护。”边说又边找了件大衣披在吴邪身上,“穿好。”
       吴邪笑了笑“好啦,小花,你以前可没这么啰嗦,找我有什么事吗?”
       解语花听了脸色一沉“小邪,你说我啰嗦,你要不这样我会啰嗦。这么多年为了那个哑巴张你是一点都不顾及自己啊!”解语花说着说着就觉得气氛,明明小时候就约定好了的,把他忘了就算了现在自己还得陪着他出生入死的去拯救情敌,他妈的活的太窝囊了。不自觉的语调就高了起来,狠狠地发泄心里的火气。

       “小花,别说了,我想你来找我不会是来说这个的吧。”吴邪的口气也强硬起来,这才是别人眼中的吴小佛爷,而不是刚刚对小花微笑时天真无邪的样子。

      解语花一听吴邪的语气也知道吴邪不太高兴了,只得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道:“刚刚吴林发回来的消息说有三个看起不太正常的人往青铜门那个方向去了,他已经跟上他们了。”

       “三个人,三个人这中天气去那,会是张家人吗?”吴邪沉吟道。

       “我觉得不可能。”解语花开口否认道。
吴邪看了他一眼说“张海客虽然和我们合作,但他们张家人还是不可信。”

        “小邪,你也太小看我了吧,张家我从来都没有信过,张海客瞒着我们太多。我说他们不是张家人是因为三个人里有个外国佬。张家人是不可能有外星人的,我猜可能是裘德考他们公司后来对长生感兴趣的人吧!吴林已经跟上去了。到时候就知道了。”

       而解语花口中的可能是裘德考公司的人实着卡塞尔王牌三人组的楚子航恺撒路明非他们已经在帮助吴林联系救助人员并留给他一些食物后继续赶路,救人浪费了一些时间他们只能以更快的速度前进。终于在天黑之前赶到了休息地,搭了个简单的帐篷后就开始煮东西。

       “累死了,这种天气还要来这里做任务,真倒霉,这种天气就应该在被窝里待着。”路明非一坐下来就开始抱怨,“校长也真是的,说什么我们三个是王牌组合什么任务也难不到我们,我说难不倒的是老大和师兄吧,硬拉上我干嘛!”

        “别这样说,你可是我们学院唯一的S级。”楚子航开口用他没有什么起伏的声调安慰道,转而又对恺撒说:“恺撒,路上我们救的那个人你有没感觉到什么不对劲。”

        “嗯,是很奇怪,我感觉他是刻意遇上我们的。”恺撒答道。
路明非听了嚷嚷了起来“天啊,我怎么什么都没感觉到,我以为师兄不带他是怕他知道我们的秘密呢!”
“也有。”

       “但不是主要原因,反正就是他知道了到时候再让学校给他洗个脑就行了,更多是因为那人很奇怪,我们不想路上太麻烦。”恺撒解释,“不过管他是什么人,打我们的主意那绝对是打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