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梦外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楚瓶〕面瘫捡了个闷油瓶子 番外篇一

预警
     
       私设超多,无视龙5
    
        人物ooc,文笔渣

      不定期更新

                                番外一  苏小妍的心思

         苏小妍这几天很安心,每天都能看见儿子,儿子还是那
样酷酷的样子。她总喜欢他的儿子做些很可爱的事,比如戴
着毛绒绒小白兔的帽子把手握拳放在双颊边鼓着腮帮子卖萌
让她拍照,又比如让他跳极乐净土让她录视频发到网上去等
等一系列挑战楚子航底线的事。虽然每次都要撒娇磨好久他
才会勉强答应。但她儿子是那种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最好的
人。每次她看着面瘫儿子尽力满足她,摆着张面瘫脸做那些
事简直是萌到了极点。没错,反差萌是她的最爱。在儿子上大
学之前她的微博里经常发一些关于她儿子的东西,照片啦小
视频之类的,她儿子给他圈了不少粉。近几年儿子不在家发
的就少了很多,而且儿子越来越难说动了。

      

       而昨天,她想发儿子动态的心又强烈了起来。因为她发现自家面瘫儿子带回来一个男人,还亲自为那个人煮粥,这让她起了强烈的好奇心。要知道儿子如此优秀,有那么多女孩喜欢却还没有一个女朋友,早就让她怀疑自己儿子可能喜欢男孩子。以前多次试探无果更是让她好奇心更强。迫不及待的想看看那是个怎样的人,趁儿子在厨房蹬蹬的跑上楼,嘿,居然是儿子卧室,而不是客房,怕是自己儿子都没反应过来为什么吧。嘻嘻。苏小妍心里偷笑。

      

        后来与那个张起灵的会面中更是让她感觉儿子有眼光,人长得帅,性子也是个安安静静的,做儿媳妇儿肯定不错。至
于那粉粉嫩嫩的小孙儿,唔,反正现在科技发达了,完全可以
让他们弄个试管婴儿,如果他们不想带,可以给自己和天铭
玩玩。儿子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我真是开明啊!苏小妍内心
狂笑。

       

        当张起灵说他失忆了,她高兴得简直要跳起来,却还是
装出一副伤心的样子劝张起灵留下,内心却是狂笑不已。有
让儿子照顾他的理由了,嗯,没记忆,更容易依赖上帝一个对
他关心的人。真乃神助攻啊!晚上她以暴雨为由劝姐妹们留
宿,这样一来,儿子就得和张起灵一起睡了。

      

       第二天早上更是趁着儿子晨练的时候和张起灵说了很多
关于儿子的事,并提出要他们配自己去逛街,最主要的是让
儿子带张起灵买衣服,呵呵,陪养感情。早餐时儿子看了好几
次张起灵这些小动作被她看在眼里,嗯,儿子就是对张起灵
不一样。继续努力,让儿子认清现实。他不知道的是她儿子之
所以看张起灵是因为张起灵偷偷看了他,他就好奇她和张起
灵说了什么才会看看她看看张起灵。可惜的是苏小妍完全没
感觉到儿子有看自己,就看到儿子看张起灵了。

       儿子还有半个月假期就要回学校了,一定要让他们在这半个月里认清彼此的感情,然后让张起灵和儿子一起去美国。苏小妍想想他儿子以后幸福的生活就笑得跟个白痴似的。

      “妈,你在笑什么?”楚子航感觉到苏小妍一直盯着他不说
话,还发出诡异的笑声,就感觉心里发毛。“儿子啊,你要好
好对起灵啊!”

     
         “嗯,我会帮他找到家人的。”脑电波完全不在一条线上。






      

〔楚瓶〕面瘫捡了个闷油瓶子 七

预警
     
       私设超多,无视龙5
    
        人物ooc,文笔渣

      不定期更新
           

                             七  可怕的苏小妍

       楚子航的生物钟在六点钟就把他叫醒了,看了看睡在自己身边的张起灵,张起灵睡得特别规矩,睡了一夜姿势也没发生什么改变,本来就安静的人睡着的时候更是有种虚无缥缈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怪,明明他就躺在那里,却又感觉不在那里。楚子航鬼使神差的把手放在张起灵的额头上,结果张起灵就睁开了眼睛,一瞬间对上了楚子航的眼睛。楚子航的瞳孔很黑,张起灵看到他黑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尴尬。

        “烧退了。”楚子航扭开头干巴巴的说,偷偷的摸人头结果被人发现了,楚子航也有点小尴尬。

        “谢谢”张起灵边起床边说。

        “举手之劳。”楚子航说完就往浴室洗漱去了。楚子航把浴室门关好,先把美瞳摘了下来,昨天晚上本来想把美瞳摘了睡,后来一想要是他起的时候张起灵也醒了就不好了,无奈的在打完电话后又戴了回去。现在眼睛干得有点难受,有点痛。楚子航洗好后又戴上新的美瞳才出了浴室。发现张起灵还在床上坐着没换衣服,才想起来他没有衣服。

         “你先穿一下我的衣服。”楚子航拉开衣柜找了一套运动装给张起灵,又出去找了新的牙刷和口杯给张起灵才下了楼。

       

        “子航,起灵呢?”楚子航一下楼苏小妍就在沙发上坐着和姐妹们聊天了,看见楚子航下楼马上就问起了张起灵。

         “妈,阿姨,他在洗涑,你们今天怎么起这么早?”楚子航看到苏小妍和哪些阿姨这么早就起了很是震惊,平时苏小妍都要睡到很晚,虽然没有睡到中午,但也基本上要睡到八九点才会起。今天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居然起得比他还早。

       “哦哦,妈妈太兴奋了睡不住就起来了。”苏小妍冲过去一把抱住楚子航,“终于有个乖乖儿媳妇儿”

        “妈。”楚子航无奈的接住苏小妍用很无语的语气说,“哪有什么儿媳妇,你又乱说话了。”要是让卡塞尔学院的同学听到楚子航这语气那不得疯。要知道楚子航可是哪种能把所以的句子都用陈述句的语气讲出来的神人,基本是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的。可在苏小妍面前他更本没办法不情绪波动。他妈妈的脑回路太奇葩了。他只是随手在门口捡了个人回来就被他妈妈脑补成了他男朋友,这脑回路也是绝了。

       “当然是起灵啊!想像是他当我的儿媳妇儿就算是个男的我也能接受呢。”苏小妍又坐回沙发上兴奋的说。

       “你能接受也要问问我同不同意啊!”楚子航想咆哮,但他没有,算了,现在和他妈妈是说不清楚的。

       “呀,起灵起来了呀!”苏小妍看到张起灵下楼就暂时放过了楚子航而转向了张起灵,“烧退了吗,昨晚睡得怎么样。”

       “睡得很好,烧也退了,谢谢阿姨关心。”张起灵微微一笑乖乖的回答。

        “那就好,”苏小妍又转向楚子航,“今天妈妈要和阿姨去逛街,你和起灵一起吧!要给起灵买衣服哦。”又转张起灵问道“好吧!”

      “好。”张起灵更本没有办法拒绝苏小妍的要求。

       “妈,我去健身房了。”因为下雨楚子航没办法出去晨跑,但好在他家里有健身房,里面有两台跑步机。一般都是他和鹿天铭下雨的时候会在那里跑跑步。张起灵本来也想跟着楚子航去跑步的。

       “嗯,你去吧,来,起灵来这里坐,和阿姨聊聊天。健身房里只有两台跑步机,子航和他爸爸每人一台。”张起灵其实是不怎么想和苏小妍聊天的,感觉和她聊天很累,他们的思维完全不在一条线上,但他也不好拒绝特别是苏小妍还说了没有他跑步的地方。

      “子航是不是很帅?”苏小妍第一句话就问这个。“哎呀,小妍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其中一个阿姨笑道。

       “嗯。”张起灵坐在一堆女人中间有点难受,就像那个阿姨说的明知故问的问题没什么可说的。

       “他也很温柔对不对。”

        “嗯。”张起灵想了想也点了点头。楚子航虽然面瘫,但他的内心其实是个温柔的人呢,不然也不会把他捡回家。

        等楚子航出来的时候差不多佟姨也做好了早餐,他去洗了个澡才坐在餐桌边等鹿天铭一起来吃早餐。张起灵期间看了他好几次,虽然很隐蔽但楚子航还是感觉到了。也不知道苏小妍和他说了什么。




〔楚瓶〕面瘫捡了个闷油瓶子 六

预警
     
       私设超多,无视龙5
    
        人物ooc,文笔渣

      不定期更新

                                     同床共枕眠

       楚子航现在很郁闷,非常郁闷。原因是旁边睡了个人,这只是一个原因,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毕竟他和路明非还一起睡过呢。主要是因为他带着美瞳睡觉很难受啊!所以他关了灯睁着眼睛静静的等张起灵睡熟。当然他并不知道张起灵睡觉一直是浅眠,根本不存在睡熟。于是乎他静静的等,等到张起灵呼吸绵长,然后轻手轻脚的起身去浴室,这时张起灵也慢慢睁开了眼睛。

    

         楚子航对着镜子取下美瞳,带着无尽威压的黄金瞳熠熠生辉。他考虑了一下,觉得吃饭时鹿天铭说的话有必要向学院反馈。他们都以为奥丁已经死了,这个城市就会恢复正常了。可现在看来,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这个城市的降雨量太过诡异了。

      “喂,老师,我是楚子航”
      “哦,子航,有事吗?你的假期还在半个月。”电话那边的施耐德道。
      “是的,S市的雨还没停,又要连续的暴雨天气,我怀疑奥丁的事还没完。”
      “中国分部的人已经向本部报告了,我们推测可能奥丁的尼伯龙根正在坍塌导致的,但这只是推测,校长已经派了恺撒和兰斯洛特前去调查”
      “路明非呢?”楚子航想不到为什么不是杀死奥丁的路明非,当然这件事只有楚子航知道,他们都以为是他杀死了奥丁的,不过楚子航怀疑昂热是知道事情真像的。
      “路明非因绑架加图索家的新娘正在接受调查”
      “那只是借口。”加图索家根本不在乎诺诺,这个楚子航再清楚不过了。
      “……”施耐德沉默了,因为这是事实。加图索家只是在替恺撒扫除他们眼中的障碍。
      “我妈妈希望我回国工作。”楚子航也没有再继续追问,他知道这没用,昂热都对加图索家要调查路明非没办法,更不要说施耐德。
      “嗯,好。”施耐德没有多说什么就同意了。

     

       张起灵感觉到楚子航打完电话,又快速的闭上眼睛,一副熟睡的样子。虽然感觉楚子航行为很奇怪,可他也没有兴趣去了解。
     
       楚子航看着张起灵睡得安稳,姿势不曾变过一下,轻笑了一下,这人跟他还真像。不过这人觉得不简单,楚子航看得出来这人身手很好。不过没关注,他对自己并没有恶意,帮助他一下也未曾不可。
     
        他们睡在同一张床上,各自猜测对方的身份,最终得出的结论却都是,只不过萍水相逢,几天过后说不定再无交集,管别人那么多事干什么。却不知他们都错了,从张起灵撞进楚子航怀里开始,他们就已经注定相互缠绕,永不分离。

  

         “小花,小哥他骗我,那个鬼玺根本打不开门。”吴邪从长白山下来,却没有接到张起灵,看到解雨臣情绪崩溃了,扑进他怀里就开始哭诉,“你说,我这么多年是为了什么啊……”
     “好啦,好啦,小邪,不哭啊!”解雨臣抱住他伸手拍着吴邪的后背像哄孩子似的语气温柔的哄着。又用眼神意示解忧把那些惊掉下巴的吴家人和解家人遣散。
   
       解忧是解雨臣的心腹,对于这一幕他虽然惊讶吴邪把脆弱表现出家,却对于他们两的行为并不惊奇。他早就知道他们当家对吴邪有意思,虽然吴邪对解雨臣也有意,可却一直放心不下张起灵,更想拜托终极带给老九门的命运。他看得出来吴邪是想接张起灵出来后在考虑和当家的在一起。而解雨臣也随吴邪,为他的反击计划提供帮助。现在吴邪没有接到张起灵情绪不稳定,来解雨臣这寻求安慰,是正常不过了。

     “小花,我觉得我自己好没用,你说……”吴邪趴在解雨臣的怀里絮絮叨叨,“我本来想接他回来,安顿好他,就答应你……”
  
        “好啦,小邪这不是你的错,张起灵也许提前出来了呢,也有可能我们去早了。”解雨臣不断的安慰着吴邪。
    
       “真的?”吴邪抬起头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解雨臣,吸了吸鼻子又道,“那我们一定要找到小哥。”
    
       解雨臣看着吴邪这个样子有些心疼,这些年吴邪因为吸多了费洛蒙精神出了些问题,情绪太过激动时会变得像个孩子。他一把摁住吴邪的头,啄了一下他的脸颊,用温柔的声音道:“当然,小邪要相信我”解雨臣并不知道他只是为了安慰吴邪而说的竟然是真的。

     “小邪,小邪”过了好久都没有声音解雨臣轻声叫道。把吴邪的脸抬起一看发现吴邪居然睡熟了。解雨臣笑了一下,把他抱进卧室,脱了衣服抱着就睡了。“小邪,别怕,我一直都在。”







〔楚瓶〕面瘫捡了个闷油瓶子 五

  预警
         私设超多,无视龙五
        
          人物ooc, 文笔渣

         不定期更新

                         可怜的孩子你就留下吧!(下)

        “我只是和他说说话你紧张什么!”苏小妍扭头好像有些不高兴似的喝道。

        “我没有紧张,”楚子航认真的回答,“先下去吃饭,今天可是你儿子亲自下厨。”说着就拉着楚妈妈下楼去了。过了一会儿又倒回去帮张起灵换了药。“这瓶打完就可以了。”楚子航说着又停了一会儿又开口“我妈妈就是那样,请不要介意。”

      “嗯,没关系,谢谢你。”张起灵说着还笑了一下。

       楚子航离开后张起灵又发起呆来,突然他像想起什么无奈的事一样苦笑了一下。然后躺下闭上眼睛一动不动了。

      “哇,好帅啊!”张起灵跟着楚子航下楼,惊艳了那些阿姨们,她们像小女生一样大声欢呼着。

      “唔,看起来很配啊!”“子航!子航!过来!过来,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位帅哥。”

       楚子航也是很无奈啊,不知道自己的妈妈和哪些阿姨说了些什么,她们看着他的眼神好奇怪。特别的兴奋,居然还能说出“看起来很配”这种鬼话也不知道她们怎么说出口的。

       “阿姨好,我叫张起灵,弓长张,起起落落的起,灵动的灵。”楚子航看着在他面前像他一样面瘫的闷油瓶子一样的人居然微笑着说了这么长的句子,一时有点惊讶。但也没说什么。

       “好名字啊,人长得帅,名字也好听。”不知道那位阿姨一脸陶醉的开口称赞道。
      “这么不吉利的名字真不知道哪里好了。”楚子航听了暗自诽腹。

       “起灵,起灵,有没有女朋友哦?”
      “又来,这些人一看见帅哥就喜欢关注人家感情生活。”楚子航默默翻了个白眼。却不知不觉的也在期待着张起灵的回答。

       “可能没有吧,我不记得了。我现在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其他的都忘了。”说到这张起灵的声音低了下去,带着些迷茫。

       “哦,居然真的有失忆这样的狗血事,以前阿姨还以为只有电视剧里有呢。”
       “那这简直是偶像剧的节奏啊……”一群阿姨又开始了各种感慨。“那起灵你是怎么和子航认识的?”……然后又开始问各种各样的问题。
   
      楚子航有些看不下去了,上前对围着张起灵各种问的阿姨们说“阿姨,先去吃饭。”张起灵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可怜的孩子,那你不就回不了家了,要不嫌弃就留在阿姨家住吧!”苏小妍突然冒出来抓着张起灵的手说道,眼睛还红红的,似乎要哭出来。

       “妈,你怎么了?”楚子航看到苏小妍的样子问道。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你前段时间也失踪了,妈妈……”苏小妍似乎说不下去了,声音有点哽咽。

        “好了,好了,我会帮他找到家人的。”楚子航知道自己消失那件事在妈妈心上留下了很大的伤害,即使她现在只是记得他有段时间失踪其他的都不记得了。可那件事带给她的后遗症就是每天都要看到儿子才放心,为因为这个学院才给自己放了一个月的假,好治好妈妈的后遗症。

      “是啊,是啊,子航你就好好照顾起灵帮他找到家人。”那些醉酒的阿姨也从无边的少女梦中醒来,纷纷附和。虽然她们可能带着想看狗血剧情的发现的心思,但也不能否认她们关心张起灵的真心。

       “谢谢。”张起灵的眼角也红了,还挺像回事。

        “好吃,子航你太棒了,饭做得真好吃,可惜阿姨早生了20年,不然就要非你不嫁了。”
    
        “我一进来就听见你们夸子航的厨艺,看来今天我也有口福了。”鹿天铭回来了。
         “咦,天铭,今天这么早回来了啊!”苏小妍问道。
        “嗯,现在外面下暴雨,有些客户推掉了,天气预报说还会持续一周的大雨。”鹿天铭答道“这雨才挺没多久就又要下,上次下了那么久的雨都淹了好多路,出不去进不来的,公司损失不少啊,不知道这次雨会下到什么时候。”

       鹿天铭絮絮叨叨的话传进楚子航耳朵里,楚子航神色暗了暗,又恢复正常对鹿天铭说“爸爸,吃饭。”
      “叔叔好。”张起灵也说。
      “嗯,你是子航的朋友吧,你们关系肯定不错,子航还是第一次带朋友回家吃晚饭呢。”鹿天铭拍拍张起灵的肩膀笑道。

     “爸爸,我这朋友有些事要暂时住我们家,可以吗?”
     “当然,子航你决定就好。”鹿天铭非常爽快的答应。“对了,子航,你不是只有半年就毕业了么,可不可以回家帮帮爸爸,来自己家的公司上班。”

      还没等楚子航说什么,苏小妍就凑过来说“子航,你还是回国发展吧,去天铭公司也好,妈妈放心。”

     “嗯,好。”苏小妍都开口了楚子航也只能答应了。







      

〔楚瓶〕面瘫捡了个闷油瓶子 四

预警
      私设超多,无视龙5
     
       人物ooc, 文笔渣
      
        不定期更新

                             可怜的孩子你就留下吧(上)

         张起灵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头已经不怎么晕了,躺在软软的被窝里舒服极了,他这一个月从没有享受过这么温暖的被窝。他又点贪恋这种温暖,不想离开。可那个叫楚子航的年轻人只是一个毫无关系的陌生人,怎么可能收留他呢?最主要的是自己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记得,而想知道自己的过去就一定要去杭州找吴邪。唉!张起灵躺在床上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到可以留下的理由,而离开却是必须的事。“楚子航,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张起灵有点烦躁的想。

        “儿子,妈妈回来啦!你在家吗?”张起灵突然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然后更多人的声音响起,外面似乎是一群女人。

       “子航,你在厨房呢?是知道阿姨们要来特意下厨么?”又听一个女人笑着说道,当然张起灵这是耳力惊人再加上那些女人说话声音大,像是喝醉了在发酒疯。至于楚子航回答了什么他自然是听不到了。

       “哟,子航在煮粥呢?总不会让阿姨们喝粥吧?”又有女人说道。
       “呀!子航,听小研说你的厨艺也很好,你看今天你也进了厨房要不做炖饭给阿姨们吃吧!”
      
         “是啊!是啊!小研真是有福气,有你这么优秀的儿子,可把我们都羡慕死了。”叽里呱啦一大堆女人嚷嚷个不停。不过张起灵至少听出楚子航特别优秀,什么都会,而且还没有女朋友,那些有女儿的阿姨都想让他和她们女儿交往。

       不多时,楚子航端了碗粥进了卧室,看见张起灵睁着眼睛,就说:“抱歉,那些阿姨喝了点酒,吵到你了。”

       张起灵看了看他,坐了起来,“没有。”
       “先喝点粥,我下去做饭给她们吃。”楚子航把粥端给他,“正好打完点滴就可以下去吃饭了。”

      楚子航又下楼钻进厨房做饭去了。张起灵端起粥慢慢的喝着,刚喝完就见一个女人推门进来。张起灵端着碗愣愣的看着她。
        苏小妍看他傻傻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帅哥,我是子航的妈妈苏小妍,你叫什么。”
        “阿姨好,我叫张起灵。”张起灵影帝模式开启礼貌的笑着说。
         “起灵啊,你可是我儿子带回家并躺在他床上的第一人呢。”苏小妍狡黠的笑着说,“你们是什么关系啊?男朋友?”苏小妍马上变成一副妈妈关心儿子的交际问题的做派。

         “妈,不要多想,我们今天才认识,他生病了又没地方去我就把他带回家了。”楚子航本来想上来看看张起灵的药水要不要换,却听见妈妈那个奇怪的问题。“男朋友,怎么可能。只是偶然帮助的陌生人吧。”楚子航心里想到。

    

      

〔楚瓶〕面瘫捡了个闷油瓶子 三

预警
       私设超多,无视龙5
       人物ooc, 小学生文笔
        不定期更新
                      雨中伤个感也能捡回个人(下)
   

      楚子航找到衣服想给给张起灵换时,张起灵就醒了。楚子航沉默了几秒才开口道“先去洗一下,这是衣服。”
 

      “嗯”张起灵挣扎着想坐起来,楚子航忙伸手扶他起来。把他扶进浴室并帮他放好了水才出去。
   

        张起灵慢慢的脱了衣服,躺进浴缸。温暖的水包围着他令他舒服得想呻吟出声。他不禁想起了楚子航抱他的感觉,虽然两个人都被雨淋得湿得不能再湿,可楚子航的怀抱依然有让他感到温暖,并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更多的是心理上的。他从长白山下没有一点关于过去的记忆,不知道自己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他的脑子里只有迷茫,虽然性格原因他的迷茫没有明显的表现出来,但他其实心底是非常迷茫的。而这一路走来,世间冷暖都有体会,但像楚子航这样直接把他往家里带的还是第一次遇上,难免对楚子航有些不一样的感觉。那就是心里暖暖的又感觉有些酸酸的,像是受了委屈终于等到来安慰自己的人一样。

       楚子航坐在客厅里等医生来,同时他也在想张起灵怎么会出现在他家周围,这附近照理说像张起灵那流浪汉一样的人是不会往这片别墅区走的。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走到了这里。

        “叮铃铃”门铃响了,佟姨走过去打开门看见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美丽女孩,手里还提着医药箱。

        “阿姨,您好,我是楚先生请来的医生。”女孩笑着对佟姨说。

         “哦,孩子快进来吧,子航在等你呢!”佟姨也很高兴,这么懂礼貌又漂亮的女孩子很讨人喜欢。

        “会长,我是严昕”叫严昕的女孩子看见楚子航弯了弯腰。

       “嗯,你好,你是狮心会的?”楚子航站起来看着她用肯定的语气说着疑问句。

      “是的,只是您当会长时我已经是三年级生了,而且想我们这种路人甲会长自然不认识。”严昕笑着说,的确像她的血统等级是C级,毕业后努力了两年也才B级。像楚子航那种仅凭血统就被评为A+级的人来说她的确只是卡塞尔学院的小透明。
 
       “那人应该洗好了吧,病还是要赶紧看”楚子航想着就说“嗯,去看看病人吧!”楚子航带着她往卧室走去。

      佟姨刚倒好的茶他们一口没喝,佟姨看那女孩对楚子航很是恭敬,笑着摇摇头,子航很少带人回家,来找过他的也是这样子,恭恭敬敬,似乎很怕他,她就不明白了,她们家子航明明是个温柔的人,就是面瘫了点,他们怕他干什么?

       张起灵洗得差不多的时候听到有两个人进了卧室,然后就听到楚子航的声音“他还在洗澡,等一下。”他加紧时间洗好出去一看,还有个女孩子。

        “会长,我要先给他测体温”严昕开口对楚子航说,楚子航点点头,她又转头对张起灵说:“你好,先请你先躺下好吗?”张起灵没说会直接躺到床上。

       严昕静静的给张起灵量体温,过了几分钟把体温计拿出来看看说“39.6度,高烧。”然后拿出药开始配药,然后给张起灵扎针。楚子航就坐在旁边静静的看着,张起灵更是安安静静,没说一个字。严昕在这样的氛围里有些紧张,但也是无误的完成任务。

      “会长,好了,我看这位先生应该有些天没进食了,建议等一下先让他喝点粥之类的流食。”

       “好,知道了。”楚子航站起身往外走,严昕知道意思也跟了出去,没她事了,她想她可以走了。

       “会长,病人打完点滴就会好的,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严昕开口。
        “也快到晚饭时间了,留下来吃点。”楚子航说。
       “这……”严昕有点犹豫。“佟姨,招待一下严小姐。”说完又往卧室走去。

       走进卧室看到张起灵看着药水一滴一滴的滴下发呆。张起灵似乎有所感抬头看向他。“我叫楚子航,你病得有点重,我就带你回来了”  楚子航开口打破沉默。
       
        “谢谢,张起灵。”
        “起灵”楚子航一听感觉好奇怪,居然有人给孩子取这样不吉利的名字。
         “嗯,你先休息一下。”
         “嗯,好”

〔楚瓶〕面瘫捡了个闷油瓶子 二

        预警
   私设超多,无视龙5
   人物ooc,小学生文笔
    不定期更新
                        
                       雨中伤个感也能捡回个人(中)
       楚子航拿了伞却并没有撑,他并没有走远,就在他家别墅周边慢慢的走,不知不觉又想到了那个雨夜,这似乎成了一个习惯。一下雨他就想起那个男人。这一次他本意是出来透透气,可那珠帘似的雨幕又模糊了他的双眼,朦胧中似乎他又看到那个厚颜无耻的男人变得严肃的脸,为了让儿子有逃跑的时间决然的提刀冲向坐在八足骏马上的神王。
      
        楚子航甩甩头,不想去想那个悲伤的雨夜,而神王奥丁已经死了,这一切都变得似乎没有了意义。并不是楚子航想忘了那个男人,而是仇已经报了,他更希望现在的自己能回想起来的更多的是那个男人的温柔,而不是死亡。那个男人应该也是这么希望的吧。他应该和妈妈都希望自己幸福吧。他努力的去想,想起了他们还在那个有些破小拥挤的家,男人把他驮在背上,他拍着那个男人的背催他快点,男人就笑着快速的爬行着……嘴角不知不觉弯了,脚步也轻快了不少,雨丝似乎也没有了刚才冰冷的感觉。

       张起灵好不容易走到了这里,视线已经有些模糊不清,只隐约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个角落可以让他躲躲雨,于是加快脚步往那里走去。前面似乎站着个人,他看着他摇摇晃晃的,怎么也避不开,于是一头撞进了那人怀中,差点就晕过去了。

        楚子航本来是闭着眼睛仰着脸的,第一次在雨中想起那个男人的温柔,第一次感觉雨也是温暖柔和的。突然他感觉有人靠近,没有感觉到危险他想应该是路人。结果发现那人往他身上撞。他一侧身就躲了过去,但发现那人无力往地上撞去。于是他伸手一捞,那人就倒在了他身上从而避免了与地面接触。
       
       他此时还不知道,他此刻的无意一捞,捞的却是他今生今世永不离弃的那个人。多少年后他回想起来,他是那么的庆幸他伸出了手,把他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张起灵本以为自己肯定会倒在地上,却不想那人居然接住了他,他无力的睁开眼淡淡的看了那个人一眼,是个年轻的男孩。他挣扎着站起来说了句谢谢继续往前走。他终于走到那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抱着手臂闭上眼睛。头依然很晕,但至少可以不用淋雨了。他静静的想“希望明天会放晴。”

       楚子航愣住了,刚才那一眼,眼神淡然,没有任何杂质,平静得像一波秋水。他看着那人挣扎着站起来,对他道谢继续往前走,然后缩在他家墙角。他心头一怔,脚下不受控制的朝那人走去,弯腰把那人抱了起来,刚才他就发现这人发这高烧。这样子缩在他家墙角,不知道明天会不会上头条,《惊,孔雀府邸一别墅墙角发现一死者》可能会是这样的标题。然后大家纷纷猜测这人是怎么死的,是怎么进这片别墅区的……等等。

         张起灵感觉有人把他抱了起来,睁开眼睛看了一下是刚才那个男孩,他没有感觉到任何恶意,就由着他把他抱起来。他现在这个样子有人愿意帮助他那是再好不过的了。他又闭上了眼,感觉那人把他抱进屋里,把他放在床上,又出去打电话了。
        楚子航把张起灵抱进房间后就打了个电话给卡塞尔中国分部的人让他们派个医生来他家。并让佟姨熬点粥,然后又进房间看着张起灵,感觉这个人很飘渺,就像是不存在这个世界。看着看着他才想起来张起灵的衣服是湿的,赶紧去找衣服给他换。

面瘫捡了个闷油瓶子

预警
    私设超多,无视龙5
    人物ooc.小学生文笔
    更新不定期
     第一次发文请见谅

                             一 雨中伤个感,也能捡回个人(上)
       距离楚子航从阿瓦隆回归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楚子航还是感觉有一丝不可思议,有种梦幻般的不真实感。本以为自己会和自己父亲一样永远留在尼伯龙根,可自己一睁开眼睛居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病床边守着双眼红肿的妈妈。楚子航从来没有看见妈妈哭过,在他的印象里妈妈一直是个没心没肺的永远长不大的少女。姥姥说她命好,一辈子都有人细心呵护,可这一次,没心没肺的永远长不大的少女哭了,她的孩子,她的孩子差点就永远离开她而且连记忆都没留下。现在想想心里依旧是闷得慌。楚子航站在窗边望着外面阴沉沉的天,更是闷得慌。
     
        这鬼天气,怕是又要下雨了。楚子航讨厌雨天,却又喜欢出去淋雨,好像这样可以离那个男人更近。楚子航想了想,出去走走,透透气,不然非闷死不可。
     
        “子航,都快下雨了,你还出去啊?”佟姨看他准备出门就问道。
     
         “嗯,出去走走,妈妈回来叫她别担心。”楚子航应了一句。从玄关处拿了把伞就出去了。妈妈又恢复了原来的生活方式,只是会关心儿子去哪里了。
     
         张起灵现在又累又饿,他已经很多天没吃饭了,而这天气居然又像要下雨的样子,纵使张起灵那样的人也有些烦闷。他不知道该怎么度过这雨天。他从长白山下来,什么都不知道,隐约记得自己好像叫张起灵,搜遍了全身也只发现裤袋里的一张纸条写着“杭州西湖西泠印社旁吴山居  吴邪”。他就想去杭州找这个叫吴邪的人。可他没钱没身份证,只能靠走路或坐黑车。从长白山到这里他走了将近一个月,过着流浪汉的生活。路上偶尔做做临时工挣些钱吃饭。现在那里都要身份证,不要身份证的临时工工资低得可怜。这使得张起灵生活更艰难。而上次他做搬运工时不小心弄伤了腿,去小诊所缝了几针几乎把钱都花完。之后又找不到工作,一直到现在都没钱吃饭。本来他身体好,这几天伤也好得差不多了,想找份临时工的。可惜天不随人愿,偏偏下起雨来,他只有继续挨着饿在雨中跌跌撞撞的往前走。希望能找个避雨的地方。他感觉身体一会冰凉一会热的,估摸着是发烧了。真是糟糕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