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梦外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楚瓶〕错爱 一

       预警
      
        私设超多,人物ooc                  


                                           第一章

                   白雪皑皑侯归人 迷雾重重初相见(一)

        雪,到处都是雪,目光所及之处全是白茫茫的一片,就像浩瀚的天地之间就只有这一种颜色。这时在长白山雪线以上是再正常不过的景象。但在这白茫茫的一片中很清楚的能看见有三个人在缓慢的移动着,这就有点不寻常了。按理来说冬天的这里是鲜少有人踏足,就算有那也应该是一大队人而不应该只有三个人。难道他们是走散了?如果是,他们又是来干什么的呢?会不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些吴林都无法判断,但依着只要有人上了雪线往那个方向去了就向吴小佛爷报告的原则他依然没有任何犹豫的向吴邪汇报了这里的异常。

        他必须跟上他们,于是他想了一个方法,他熟悉这里的路于是他打算绕道走到他们的前面去。
三个人依然向前走着,走在两侧两个步伐稳定,而走在中间的那个脚步就显得有些沉重了,让人怀疑他是否还能迈出下一部。三个人都带着护目镜和口罩看不清面容。中间那个人终于坚持不住停了下来。

        “老大,师兄!”路明非喘着大气叫到,“休息一下……休息一下再……再走吧!”说完就想找个地方坐一坐。

      楚子航听了抬起手看了一下表摇了摇头说“没时间休息了,现在还没刮风下雪难得一见的好天气,我们最好加快速度,趁天黑之前赶到学院给我们安排好的露营地。那里更安全。”楚子航边说边拉起路明非同时喊了一句旁边的人“恺撒!”不必多说什么恺撒知道楚子航什么意思立马拉起路明非另一支胳膊。

      “救我!救救我!”他们话音刚响起起他们就隐约听到了求救声,现在他们说完花那个声音更清楚了,“救命啊!救救我!我听到你们的声音啦!”那个嘶哑声音越来越大就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然后就用尽全身的力量去抓住他。这也不奇怪,在这样的环境里他们可不就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么。

.    .“有人喊救命诶!师兄。”路明非被惊到了。现在这里居然除了他们三个被校长压榨的劳动力之外还有人来这种鬼地方,他要不是被威胁不来期末不给过的话他是结对不会来这里的。

.  .. “嗯,去看看。”说着楚子航率先走向声音的源头。他们看见一个大概四十左右的男子躺在雪地里,全身破破烂烂的,胡子拉碴一脸的沧桑,楚子航猜测他可能就35左右的样子,只是现在看起苍老了很多。

       看见他们走了过来激动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一个劲的说“能遇你们真是太好了,不然我就要死在这里了。”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发身什么事了吗?”恺撒看着那人的眼睛问道,他总觉得很奇怪但又想不出来是那里奇怪。“我很喜欢旅行更喜欢冒险,这次我们是组队来爬长白山的,听说冬天的长白山别有一番风味很值得来看看就来了。”他一边说一不住的喘着气,又说:“后来我和他们走散了,身上的食物前天晚上就没有了,你们能给我点吃的吗?和带我离开,回去之后我可以给你们钱感谢你们的。”

        “给”楚子航拿出背包里的一包牛肉干递给他,“不过对不起,我想我们不能带你离开。”那人一听眼睛挣得大大的,伸出去的手僵在了那里。不过还没等他说什么楚子航就又开口了:“但我可以帮你联系警察来救你。然后你就在这里等吧!”

〔楚瓶〕错爱 契子

     预警
            私设超多
             人物严重ooc
            剧情巨狗血
      “如果可以重来,我希望在那一天听妈妈的话不乱跑,乖乖待在家里的话我想可能我的一生会很平淡,不会这么痛苦。”麒麟虚弱的躺在楚子航怀里说道,满眼的痛苦。

       “你后悔了。”楚子航用力搂紧了他,“我知道。”

        “应该是的吧,毕竟我们用了千年的时间等到的还是千年前的结果。”麒麟答道,“但我也应该高兴的,因为你不是他,所以他爱的依然是我而不是张起灵。”说完他还笑了笑。

        “我能感觉到,他没有变心。”说着抱得更紧了,“你看,我完全控制不住我的身体,我能感觉到,他想抱你,紧紧地抱着你。”

        “我……也……感……”怀里的人声音越来越弱,直至完全听不到。
    
       楚子航依旧紧紧地抱着他,好像一松手怀里的人就会消失不见,他坐在昏暗的墓道里,周围弥漫着一股火烧焦腐肉夹杂着血腥味的怪味,断成两截的蜘蛛切一半斜插在一具龙侍的腹部,血沿着刀柄一滴一滴的滴落,滴滴答答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墓道里显得格外的渗人,但楚子航对这些丝毫没有感觉,就想老僧入定,可以维持着那个姿势直到天荒地老。

        “唉?小楚,小哥怎么了?”一句不合适宜的粗狂声音打破了那沉闷的气氛。胖子扛着把冲锋枪从上面跳下来就看见楚子航坐在地上抱着昏迷不醒的张起灵。

        “胖子,小哥他怎么了?”上面又传来吴邪焦急的询问声,同时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想来是胖子的一惊一咋大嗓门被吴邪听到正往这边赶。
      
       楚子航横抱着张起灵站了起来:“一会就醒,帮我拿下刀。”

       “唉?你刀在……”让胖子刚想问就发现了那把断在龙侍腹部的刀,“哎呦喂,这么值钱的刀就这么断啦!我胖爷心疼啊,那白花花的银子哟!我说……”胖子心疼状叽里呱啦个没完。

        “小哥没事吧?”吴邪急急忙忙赶下来就看见楚子航抱着张起灵准备上去。

     “没事。”

     “小邪,他们俩在一起能有什么事。”解雨臣见吴邪还是一幅以张起灵为中心的模样就心里一阵不爽,“好啦,这事应该是算完了吧,刚黑瞎子他们说他们已经在外面等我们了,走吧。




————————————————————————

多年前的坑了,在贴吧发过,现在想把它填了。

〔楚瓶〕面瘫捡了个闷油瓶子 九

                         九  世界有时候真小   下
       楚子航无奈的看着苏小妍拿着一件柠檬黄的卫衣让张起灵试穿,说是感觉张起灵特别合适穿卫衣,而这个颜色让他看起来想个充满阳光的学生。张起灵拿着卫衣扭头看看楚子航,想让楚子航说些什么来阻止苏小妍这一直给他买衣服的劲。
       “快点,快去试试这件,起灵真是个衣架子,穿什么都
好看,这件肯定也好看。”张起灵还是没动,还在看着楚子航,楚子航无法,开口对苏小妍说“妈妈,差不多够了,买了这么多件张起灵也够穿了。”
      “先试一下这件给我看看,这个风格的才第一件。”苏小妍完全不听坚持要张起灵穿上那件卫衣。楚子航对于苏小妍是毫无办法。以前和她逛街也是这样,总是让自己试一大堆的衣服,他的衣服基本上都是苏小妍买的。

       “你看,妈妈的眼光总是错不了的,好看,这样起灵看起来活泼多了。”苏小妍看着张起灵穿着卫衣出来夸到。
        “这件衣服的确很合适这位先生,鹿夫人眼光真好。”而旁边的店员也是附和着。苏小妍经常来这家店给楚子航买衣九九服,店员们都很熟悉她。
        “嗯,小莉,把刚才起灵试过的衣服都包起来。”

         “等一下我们还要给起灵买鞋子,男孩子也要把自己打扮得帅帅的,特别是起灵你这么可爱的男孩子,”苏小妍打量着张起灵又语重心长的对着张起灵说,“嗯,头发也要剪一剪。”

        楚子航两手拎着满满的购物袋跟在苏小妍和张起灵身后,看着苏小妍拉着张起灵进一家又一家的店,手上的购物袋越来越好,叹了口气。太疯狂了,妈妈好久没有像今天这样购物了。可能是高兴吧!

        “哇,更帅了。是吧?子航。”苏小妍看着刚刚剪完头发的张起灵惊叹道。
       就连楚子航也多看了几眼,如果说之前的张起灵是缕云,飘渺得像是随时都会消失,那现在的张起灵就像一朵云,虽然还是漂着的,但感觉实在了很多,没那么容易消失。一个上午过去头发剪短露出被头发遮盖的眼睛,楚子航才发现他的眼神变了,感觉下了某种决心,不再像昨天一样迷茫。楚子航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你这孩子,就不能说句话吗?这样怎么追得到人家!”苏小妍拍着楚子航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额,好看。”楚子航也很无奈啊,他又不喜欢张起灵,干嘛要追他?而且张起灵真的会在意别人的夸奖吗?但能说什么呢。说什么妈妈都不会听的。

        “杨哥,这里。”杨好一出火车站就看到苏万挥着手喊到。
         “怎么样,大学好玩吗?”杨好和苏万和黎簇边拥抱边问道。

        “也就那样,根本没有以前想的那么好,每天课多得要死。”苏万抱怨道。

      “不是说,到了大学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吗,课随便去不去都可以?”杨好疑惑道,这和以前听到的不一样啊?

       “呵呵,那你就等着挂科重修吧。”黎簇呵呵道。
三人边说边往外走,来到一辆出租车前时杨好才发现黎簇他们没开车开接他。
       “怎么是出租车,苏万,你的车呢?”
       “修理厂呢!”苏万说着看了一眼黎簇。
       “咳……咳,能打到车就好了,废话那么多。”黎簇抢道。
听他们这么一说,杨好就知道是黎簇弄坏的,也就没有再多问。
       一路上三人聊着大学的一些趣事,说说笑笑的说个不停。

        在一处红绿灯处,黎簇再一次看到了那辆保时捷,拍了拍苏万和杨好“苏万,杨哥,看那辆车。”
       “什么车,”杨好顺着黎簇的手指看过去,“啧啧啧,好车。”
       “副驾驶上没人了。”苏万说,“刚刚就是这辆车。”
       “嗯,司机没变,但之前副驾驶上真的是张起灵。”黎簇费力的分辨着司机还是之前那个年轻人,但张起灵却不在副驾驶上了。

       张起灵当然不在副驾驶上了,这时的张起灵被苏小妍拉着一起坐在后座,正听着苏小妍不停的说着楚子航的事情呢。

      “什么张起灵?”杨好没反应过来张起灵是谁,他对张起灵这个名字没有多熟悉。

     “就是吴老板要去长白山接的小哥。”苏万解释,“我们之前来的路上黎簇说看到他在那辆车里。”

      “不管那么多,先给车拍个照再说。”黎簇立马拿出手机换着角度的给车拍起了照。
     “你不会是看错了吧?”杨好说道。
    
     “不管,先打电话给黑爷,让他来认认再说。”









——————————————

好郁闷啊,为什么总写不出自己想像的样子,每次看到自己写得好烂都会想删掉算了,不是这块料。但又不想删,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心血。

〔楚瓶〕面瘫捡了个闷油瓶子 八

预警
     
       私设超多,无视龙5
    
        人物ooc,文笔渣

      不定期更新




                       八   世界有时候真小 上

       公交车站等车的人并不多,因为下大雨出门没车的人大多选择了出租车,等车的几个人撑着伞伸长了脖子看着自己要等的车来了没有,都想快点离开,这种天气站在室外即使撑着伞也没多大用处,身上还是无法避免的淋到一些雨。黎簇和苏万就在这样的天气里站在公交站等公交车。

       

        “都怪你,开车不看路,前面是河也往下开,让我们今天要来这里等公交。”苏万撑着伞也感觉没撑一样,不由的想起本来自己是有车不用在这等公交的,但昨天黎簇居然把车开进了河里,才导致他们现在在这里等公交。下雨天的出租车太难打了,可能等公交还快点。

      “那能怪我啊,我记得那里明明是路的,谁知道河里的水把路给淹了,让我分不清水深水浅才把车开进河里的。”黎簇想起昨天他开苏万的车开进了河里他也很绝望的啊。

      “你根本就是……”苏万开口要和他理论明明是他的错就被黎簇打断了。“唉,车来了,先上车,上车。”黎簇拉起他就往车上走去。

      “唉,唉,帅哥,你的伞,水滴到我身上了。”上车的时候有个女孩抱怨到。



      “没出几天太阳就又下雨,真是烦死了。”
     
        “是啊,是啊,虽然我们市雨水一直都比较多,但今年也太多了吧,特别是最近这一个月,就没看到过太阳,一直下雨,还是暴雨。”公交车上有人开始抱怨起天气来。并引起了大家的共鸣,纷纷说起了这雨下个没完没了,烦得要死,也有人担忧会不会发生洪灾。



       “杨好来得真不是时候,偏偏遇上你车坏了又下大雨。”这次黎簇和苏万出门是要去接杨好。

        “哼,还不是你挑的学校,你弄坏的车。”苏万哼哼到。
    
         “好啦,好啦,苏万,我的错,我的错,你……”黎簇突然停住了话。直直的看着车外,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怎么了?”苏万发现黎簇的异样也转过头去看。发现现在是红灯,旁边靠后一点有一辆保时捷,两个年轻的男子坐在主驾驶和副驾驶上,而且因为下雨的原因,并不能清楚的看看车里人的脸。
      
         “不可能啊!”黎簇突然说。
         “什么不可能?”
         “张起灵。”
         “谁?”
         “张起灵,刚刚我看到张起灵了。”这时已经是绿灯了,车已经开动了,而刚刚那辆车向右转了并不和他们同路,慢慢看不到刚刚那辆车了。

         “你说的是那个我师父口中的哑巴张的那个张起灵?”苏万一脸不相信。
      
         “真的,我刚刚真的看到了,他坐在那辆车的副驾驶座上。”黎簇非常肯定他看到的就是张起灵,虽然他没有见过张起灵本人,但汪家给他看的那张照片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张起灵的气质太特殊了,那种气质在照片里都非常强烈。

        “可吴老板不是没接到人吗?听师父说吴老板受刺激太大又犯病了”苏万说,“难道他提前出来了,那他为什么不去找吴老板啊?”

        “可能是又失忆了吧。”黎簇想起张起灵会经常失忆就猜测到。
        “要不要和吴老板说?”苏万问道,“要是你看错了就不好了。”

        “先和你师父说吧,让他来确认一下再说。”黎簇也不敢百分之百的确定那个人就是张起灵,要是真的是他看错了,到时候把吴邪给刺激到了那花儿爷不得把他的皮给扒了。

〔楚瓶〕面瘫捡了个闷油瓶子 番外篇一

预警
     
       私设超多,无视龙5
    
        人物ooc,文笔渣

      不定期更新

                                番外一  苏小妍的心思

         苏小妍这几天很安心,每天都能看见儿子,儿子还是那
样酷酷的样子。她总喜欢他的儿子做些很可爱的事,比如戴
着毛绒绒小白兔的帽子把手握拳放在双颊边鼓着腮帮子卖萌
让她拍照,又比如让他跳极乐净土让她录视频发到网上去等
等一系列挑战楚子航底线的事。虽然每次都要撒娇磨好久他
才会勉强答应。但她儿子是那种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最好的
人。每次她看着面瘫儿子尽力满足她,摆着张面瘫脸做那些
事简直是萌到了极点。没错,反差萌是她的最爱。在儿子上大
学之前她的微博里经常发一些关于她儿子的东西,照片啦小
视频之类的,她儿子给他圈了不少粉。近几年儿子不在家发
的就少了很多,而且儿子越来越难说动了。

      

       而昨天,她想发儿子动态的心又强烈了起来。因为她发现自家面瘫儿子带回来一个男人,还亲自为那个人煮粥,这让她起了强烈的好奇心。要知道儿子如此优秀,有那么多女孩喜欢却还没有一个女朋友,早就让她怀疑自己儿子可能喜欢男孩子。以前多次试探无果更是让她好奇心更强。迫不及待的想看看那是个怎样的人,趁儿子在厨房蹬蹬的跑上楼,嘿,居然是儿子卧室,而不是客房,怕是自己儿子都没反应过来为什么吧。嘻嘻。苏小妍心里偷笑。

      

        后来与那个张起灵的会面中更是让她感觉儿子有眼光,人长得帅,性子也是个安安静静的,做儿媳妇儿肯定不错。至
于那粉粉嫩嫩的小孙儿,唔,反正现在科技发达了,完全可以
让他们弄个试管婴儿,如果他们不想带,可以给自己和天铭
玩玩。儿子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我真是开明啊!苏小妍内心
狂笑。

       

        当张起灵说他失忆了,她高兴得简直要跳起来,却还是
装出一副伤心的样子劝张起灵留下,内心却是狂笑不已。有
让儿子照顾他的理由了,嗯,没记忆,更容易依赖上帝一个对
他关心的人。真乃神助攻啊!晚上她以暴雨为由劝姐妹们留
宿,这样一来,儿子就得和张起灵一起睡了。

      

       第二天早上更是趁着儿子晨练的时候和张起灵说了很多
关于儿子的事,并提出要他们配自己去逛街,最主要的是让
儿子带张起灵买衣服,呵呵,陪养感情。早餐时儿子看了好几
次张起灵这些小动作被她看在眼里,嗯,儿子就是对张起灵
不一样。继续努力,让儿子认清现实。他不知道的是她儿子之
所以看张起灵是因为张起灵偷偷看了他,他就好奇她和张起
灵说了什么才会看看她看看张起灵。可惜的是苏小妍完全没
感觉到儿子有看自己,就看到儿子看张起灵了。

       儿子还有半个月假期就要回学校了,一定要让他们在这半个月里认清彼此的感情,然后让张起灵和儿子一起去美国。苏小妍想想他儿子以后幸福的生活就笑得跟个白痴似的。

      “妈,你在笑什么?”楚子航感觉到苏小妍一直盯着他不说
话,还发出诡异的笑声,就感觉心里发毛。“儿子啊,你要好
好对起灵啊!”

     
         “嗯,我会帮他找到家人的。”脑电波完全不在一条线上。






      

〔楚瓶〕面瘫捡了个闷油瓶子 七

预警
     
       私设超多,无视龙5
    
        人物ooc,文笔渣

      不定期更新
           

                             七  可怕的苏小妍

       楚子航的生物钟在六点钟就把他叫醒了,看了看睡在自己身边的张起灵,张起灵睡得特别规矩,睡了一夜姿势也没发生什么改变,本来就安静的人睡着的时候更是有种虚无缥缈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怪,明明他就躺在那里,却又感觉不在那里。楚子航鬼使神差的把手放在张起灵的额头上,结果张起灵就睁开了眼睛,一瞬间对上了楚子航的眼睛。楚子航的瞳孔很黑,张起灵看到他黑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尴尬。

        “烧退了。”楚子航扭开头干巴巴的说,偷偷的摸人头结果被人发现了,楚子航也有点小尴尬。

        “谢谢”张起灵边起床边说。

        “举手之劳。”楚子航说完就往浴室洗漱去了。楚子航把浴室门关好,先把美瞳摘了下来,昨天晚上本来想把美瞳摘了睡,后来一想要是他起的时候张起灵也醒了就不好了,无奈的在打完电话后又戴了回去。现在眼睛干得有点难受,有点痛。楚子航洗好后又戴上新的美瞳才出了浴室。发现张起灵还在床上坐着没换衣服,才想起来他没有衣服。

         “你先穿一下我的衣服。”楚子航拉开衣柜找了一套运动装给张起灵,又出去找了新的牙刷和口杯给张起灵才下了楼。

       

        “子航,起灵呢?”楚子航一下楼苏小妍就在沙发上坐着和姐妹们聊天了,看见楚子航下楼马上就问起了张起灵。

         “妈,阿姨,他在洗涑,你们今天怎么起这么早?”楚子航看到苏小妍和哪些阿姨这么早就起了很是震惊,平时苏小妍都要睡到很晚,虽然没有睡到中午,但也基本上要睡到八九点才会起。今天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居然起得比他还早。

       “哦哦,妈妈太兴奋了睡不住就起来了。”苏小妍冲过去一把抱住楚子航,“终于有个乖乖儿媳妇儿”

        “妈。”楚子航无奈的接住苏小妍用很无语的语气说,“哪有什么儿媳妇,你又乱说话了。”要是让卡塞尔学院的同学听到楚子航这语气那不得疯。要知道楚子航可是哪种能把所以的句子都用陈述句的语气讲出来的神人,基本是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的。可在苏小妍面前他更本没办法不情绪波动。他妈妈的脑回路太奇葩了。他只是随手在门口捡了个人回来就被他妈妈脑补成了他男朋友,这脑回路也是绝了。

       “当然是起灵啊!想像是他当我的儿媳妇儿就算是个男的我也能接受呢。”苏小妍又坐回沙发上兴奋的说。

       “你能接受也要问问我同不同意啊!”楚子航想咆哮,但他没有,算了,现在和他妈妈是说不清楚的。

       “呀,起灵起来了呀!”苏小妍看到张起灵下楼就暂时放过了楚子航而转向了张起灵,“烧退了吗,昨晚睡得怎么样。”

       “睡得很好,烧也退了,谢谢阿姨关心。”张起灵微微一笑乖乖的回答。

        “那就好,”苏小妍又转向楚子航,“今天妈妈要和阿姨去逛街,你和起灵一起吧!要给起灵买衣服哦。”又转张起灵问道“好吧!”

      “好。”张起灵更本没有办法拒绝苏小妍的要求。

       “妈,我去健身房了。”因为下雨楚子航没办法出去晨跑,但好在他家里有健身房,里面有两台跑步机。一般都是他和鹿天铭下雨的时候会在那里跑跑步。张起灵本来也想跟着楚子航去跑步的。

       “嗯,你去吧,来,起灵来这里坐,和阿姨聊聊天。健身房里只有两台跑步机,子航和他爸爸每人一台。”张起灵其实是不怎么想和苏小妍聊天的,感觉和她聊天很累,他们的思维完全不在一条线上,但他也不好拒绝特别是苏小妍还说了没有他跑步的地方。

      “子航是不是很帅?”苏小妍第一句话就问这个。“哎呀,小妍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其中一个阿姨笑道。

       “嗯。”张起灵坐在一堆女人中间有点难受,就像那个阿姨说的明知故问的问题没什么可说的。

       “他也很温柔对不对。”

        “嗯。”张起灵想了想也点了点头。楚子航虽然面瘫,但他的内心其实是个温柔的人呢,不然也不会把他捡回家。

        等楚子航出来的时候差不多佟姨也做好了早餐,他去洗了个澡才坐在餐桌边等鹿天铭一起来吃早餐。张起灵期间看了他好几次,虽然很隐蔽但楚子航还是感觉到了。也不知道苏小妍和他说了什么。




〔楚瓶〕面瘫捡了个闷油瓶子 六

预警
     
       私设超多,无视龙5
    
        人物ooc,文笔渣

      不定期更新

                                     同床共枕眠

       楚子航现在很郁闷,非常郁闷。原因是旁边睡了个人,这只是一个原因,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毕竟他和路明非还一起睡过呢。主要是因为他带着美瞳睡觉很难受啊!所以他关了灯睁着眼睛静静的等张起灵睡熟。当然他并不知道张起灵睡觉一直是浅眠,根本不存在睡熟。于是乎他静静的等,等到张起灵呼吸绵长,然后轻手轻脚的起身去浴室,这时张起灵也慢慢睁开了眼睛。

    

         楚子航对着镜子取下美瞳,带着无尽威压的黄金瞳熠熠生辉。他考虑了一下,觉得吃饭时鹿天铭说的话有必要向学院反馈。他们都以为奥丁已经死了,这个城市就会恢复正常了。可现在看来,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这个城市的降雨量太过诡异了。

      “喂,老师,我是楚子航”
      “哦,子航,有事吗?你的假期还在半个月。”电话那边的施耐德道。
      “是的,S市的雨还没停,又要连续的暴雨天气,我怀疑奥丁的事还没完。”
      “中国分部的人已经向本部报告了,我们推测可能奥丁的尼伯龙根正在坍塌导致的,但这只是推测,校长已经派了恺撒和兰斯洛特前去调查”
      “路明非呢?”楚子航想不到为什么不是杀死奥丁的路明非,当然这件事只有楚子航知道,他们都以为是他杀死了奥丁的,不过楚子航怀疑昂热是知道事情真像的。
      “路明非因绑架加图索家的新娘正在接受调查”
      “那只是借口。”加图索家根本不在乎诺诺,这个楚子航再清楚不过了。
      “……”施耐德沉默了,因为这是事实。加图索家只是在替恺撒扫除他们眼中的障碍。
      “我妈妈希望我回国工作。”楚子航也没有再继续追问,他知道这没用,昂热都对加图索家要调查路明非没办法,更不要说施耐德。
      “嗯,好。”施耐德没有多说什么就同意了。

     

       张起灵感觉到楚子航打完电话,又快速的闭上眼睛,一副熟睡的样子。虽然感觉楚子航行为很奇怪,可他也没有兴趣去了解。
     
       楚子航看着张起灵睡得安稳,姿势不曾变过一下,轻笑了一下,这人跟他还真像。不过这人觉得不简单,楚子航看得出来这人身手很好。不过没关注,他对自己并没有恶意,帮助他一下也未曾不可。
     
        他们睡在同一张床上,各自猜测对方的身份,最终得出的结论却都是,只不过萍水相逢,几天过后说不定再无交集,管别人那么多事干什么。却不知他们都错了,从张起灵撞进楚子航怀里开始,他们就已经注定相互缠绕,永不分离。

  

         “小花,小哥他骗我,那个鬼玺根本打不开门。”吴邪从长白山下来,却没有接到张起灵,看到解雨臣情绪崩溃了,扑进他怀里就开始哭诉,“你说,我这么多年是为了什么啊……”
     “好啦,好啦,小邪,不哭啊!”解雨臣抱住他伸手拍着吴邪的后背像哄孩子似的语气温柔的哄着。又用眼神意示解忧把那些惊掉下巴的吴家人和解家人遣散。
   
       解忧是解雨臣的心腹,对于这一幕他虽然惊讶吴邪把脆弱表现出家,却对于他们两的行为并不惊奇。他早就知道他们当家对吴邪有意思,虽然吴邪对解雨臣也有意,可却一直放心不下张起灵,更想拜托终极带给老九门的命运。他看得出来吴邪是想接张起灵出来后在考虑和当家的在一起。而解雨臣也随吴邪,为他的反击计划提供帮助。现在吴邪没有接到张起灵情绪不稳定,来解雨臣这寻求安慰,是正常不过了。

     “小花,我觉得我自己好没用,你说……”吴邪趴在解雨臣的怀里絮絮叨叨,“我本来想接他回来,安顿好他,就答应你……”
  
        “好啦,小邪这不是你的错,张起灵也许提前出来了呢,也有可能我们去早了。”解雨臣不断的安慰着吴邪。
    
       “真的?”吴邪抬起头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解雨臣,吸了吸鼻子又道,“那我们一定要找到小哥。”
    
       解雨臣看着吴邪这个样子有些心疼,这些年吴邪因为吸多了费洛蒙精神出了些问题,情绪太过激动时会变得像个孩子。他一把摁住吴邪的头,啄了一下他的脸颊,用温柔的声音道:“当然,小邪要相信我”解雨臣并不知道他只是为了安慰吴邪而说的竟然是真的。

     “小邪,小邪”过了好久都没有声音解雨臣轻声叫道。把吴邪的脸抬起一看发现吴邪居然睡熟了。解雨臣笑了一下,把他抱进卧室,脱了衣服抱着就睡了。“小邪,别怕,我一直都在。”







〔楚瓶〕面瘫捡了个闷油瓶子 五

  预警
         私设超多,无视龙五
        
          人物ooc, 文笔渣

         不定期更新

                         可怜的孩子你就留下吧!(下)

        “我只是和他说说话你紧张什么!”苏小妍扭头好像有些不高兴似的喝道。

        “我没有紧张,”楚子航认真的回答,“先下去吃饭,今天可是你儿子亲自下厨。”说着就拉着楚妈妈下楼去了。过了一会儿又倒回去帮张起灵换了药。“这瓶打完就可以了。”楚子航说着又停了一会儿又开口“我妈妈就是那样,请不要介意。”

      “嗯,没关系,谢谢你。”张起灵说着还笑了一下。

       楚子航离开后张起灵又发起呆来,突然他像想起什么无奈的事一样苦笑了一下。然后躺下闭上眼睛一动不动了。

      “哇,好帅啊!”张起灵跟着楚子航下楼,惊艳了那些阿姨们,她们像小女生一样大声欢呼着。

      “唔,看起来很配啊!”“子航!子航!过来!过来,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位帅哥。”

       楚子航也是很无奈啊,不知道自己的妈妈和哪些阿姨说了些什么,她们看着他的眼神好奇怪。特别的兴奋,居然还能说出“看起来很配”这种鬼话也不知道她们怎么说出口的。

       “阿姨好,我叫张起灵,弓长张,起起落落的起,灵动的灵。”楚子航看着在他面前像他一样面瘫的闷油瓶子一样的人居然微笑着说了这么长的句子,一时有点惊讶。但也没说什么。

       “好名字啊,人长得帅,名字也好听。”不知道那位阿姨一脸陶醉的开口称赞道。
      “这么不吉利的名字真不知道哪里好了。”楚子航听了暗自诽腹。

       “起灵,起灵,有没有女朋友哦?”
      “又来,这些人一看见帅哥就喜欢关注人家感情生活。”楚子航默默翻了个白眼。却不知不觉的也在期待着张起灵的回答。

       “可能没有吧,我不记得了。我现在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其他的都忘了。”说到这张起灵的声音低了下去,带着些迷茫。

       “哦,居然真的有失忆这样的狗血事,以前阿姨还以为只有电视剧里有呢。”
       “那这简直是偶像剧的节奏啊……”一群阿姨又开始了各种感慨。“那起灵你是怎么和子航认识的?”……然后又开始问各种各样的问题。
   
      楚子航有些看不下去了,上前对围着张起灵各种问的阿姨们说“阿姨,先去吃饭。”张起灵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可怜的孩子,那你不就回不了家了,要不嫌弃就留在阿姨家住吧!”苏小妍突然冒出来抓着张起灵的手说道,眼睛还红红的,似乎要哭出来。

       “妈,你怎么了?”楚子航看到苏小妍的样子问道。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你前段时间也失踪了,妈妈……”苏小妍似乎说不下去了,声音有点哽咽。

        “好了,好了,我会帮他找到家人的。”楚子航知道自己消失那件事在妈妈心上留下了很大的伤害,即使她现在只是记得他有段时间失踪其他的都不记得了。可那件事带给她的后遗症就是每天都要看到儿子才放心,为因为这个学院才给自己放了一个月的假,好治好妈妈的后遗症。

      “是啊,是啊,子航你就好好照顾起灵帮他找到家人。”那些醉酒的阿姨也从无边的少女梦中醒来,纷纷附和。虽然她们可能带着想看狗血剧情的发现的心思,但也不能否认她们关心张起灵的真心。

       “谢谢。”张起灵的眼角也红了,还挺像回事。

        “好吃,子航你太棒了,饭做得真好吃,可惜阿姨早生了20年,不然就要非你不嫁了。”
    
        “我一进来就听见你们夸子航的厨艺,看来今天我也有口福了。”鹿天铭回来了。
         “咦,天铭,今天这么早回来了啊!”苏小妍问道。
        “嗯,现在外面下暴雨,有些客户推掉了,天气预报说还会持续一周的大雨。”鹿天铭答道“这雨才挺没多久就又要下,上次下了那么久的雨都淹了好多路,出不去进不来的,公司损失不少啊,不知道这次雨会下到什么时候。”

       鹿天铭絮絮叨叨的话传进楚子航耳朵里,楚子航神色暗了暗,又恢复正常对鹿天铭说“爸爸,吃饭。”
      “叔叔好。”张起灵也说。
      “嗯,你是子航的朋友吧,你们关系肯定不错,子航还是第一次带朋友回家吃晚饭呢。”鹿天铭拍拍张起灵的肩膀笑道。

     “爸爸,我这朋友有些事要暂时住我们家,可以吗?”
     “当然,子航你决定就好。”鹿天铭非常爽快的答应。“对了,子航,你不是只有半年就毕业了么,可不可以回家帮帮爸爸,来自己家的公司上班。”

      还没等楚子航说什么,苏小妍就凑过来说“子航,你还是回国发展吧,去天铭公司也好,妈妈放心。”

     “嗯,好。”苏小妍都开口了楚子航也只能答应了。







      

〔楚瓶〕面瘫捡了个闷油瓶子 四

预警
      私设超多,无视龙5
     
       人物ooc, 文笔渣
      
        不定期更新

                             可怜的孩子你就留下吧(上)

         张起灵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头已经不怎么晕了,躺在软软的被窝里舒服极了,他这一个月从没有享受过这么温暖的被窝。他又点贪恋这种温暖,不想离开。可那个叫楚子航的年轻人只是一个毫无关系的陌生人,怎么可能收留他呢?最主要的是自己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记得,而想知道自己的过去就一定要去杭州找吴邪。唉!张起灵躺在床上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到可以留下的理由,而离开却是必须的事。“楚子航,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张起灵有点烦躁的想。

        “儿子,妈妈回来啦!你在家吗?”张起灵突然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然后更多人的声音响起,外面似乎是一群女人。

       “子航,你在厨房呢?是知道阿姨们要来特意下厨么?”又听一个女人笑着说道,当然张起灵这是耳力惊人再加上那些女人说话声音大,像是喝醉了在发酒疯。至于楚子航回答了什么他自然是听不到了。

       “哟,子航在煮粥呢?总不会让阿姨们喝粥吧?”又有女人说道。
       “呀!子航,听小研说你的厨艺也很好,你看今天你也进了厨房要不做炖饭给阿姨们吃吧!”
      
         “是啊!是啊!小研真是有福气,有你这么优秀的儿子,可把我们都羡慕死了。”叽里呱啦一大堆女人嚷嚷个不停。不过张起灵至少听出楚子航特别优秀,什么都会,而且还没有女朋友,那些有女儿的阿姨都想让他和她们女儿交往。

       不多时,楚子航端了碗粥进了卧室,看见张起灵睁着眼睛,就说:“抱歉,那些阿姨喝了点酒,吵到你了。”

       张起灵看了看他,坐了起来,“没有。”
       “先喝点粥,我下去做饭给她们吃。”楚子航把粥端给他,“正好打完点滴就可以下去吃饭了。”

      楚子航又下楼钻进厨房做饭去了。张起灵端起粥慢慢的喝着,刚喝完就见一个女人推门进来。张起灵端着碗愣愣的看着她。
        苏小妍看他傻傻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帅哥,我是子航的妈妈苏小妍,你叫什么。”
        “阿姨好,我叫张起灵。”张起灵影帝模式开启礼貌的笑着说。
         “起灵啊,你可是我儿子带回家并躺在他床上的第一人呢。”苏小妍狡黠的笑着说,“你们是什么关系啊?男朋友?”苏小妍马上变成一副妈妈关心儿子的交际问题的做派。

         “妈,不要多想,我们今天才认识,他生病了又没地方去我就把他带回家了。”楚子航本来想上来看看张起灵的药水要不要换,却听见妈妈那个奇怪的问题。“男朋友,怎么可能。只是偶然帮助的陌生人吧。”楚子航心里想到。

    

      

〔楚瓶〕面瘫捡了个闷油瓶子 三

预警
       私设超多,无视龙5
       人物ooc, 小学生文笔
        不定期更新
                      雨中伤个感也能捡回个人(下)
   

      楚子航找到衣服想给给张起灵换时,张起灵就醒了。楚子航沉默了几秒才开口道“先去洗一下,这是衣服。”
 

      “嗯”张起灵挣扎着想坐起来,楚子航忙伸手扶他起来。把他扶进浴室并帮他放好了水才出去。
   

        张起灵慢慢的脱了衣服,躺进浴缸。温暖的水包围着他令他舒服得想呻吟出声。他不禁想起了楚子航抱他的感觉,虽然两个人都被雨淋得湿得不能再湿,可楚子航的怀抱依然有让他感到温暖,并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更多的是心理上的。他从长白山下没有一点关于过去的记忆,不知道自己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他的脑子里只有迷茫,虽然性格原因他的迷茫没有明显的表现出来,但他其实心底是非常迷茫的。而这一路走来,世间冷暖都有体会,但像楚子航这样直接把他往家里带的还是第一次遇上,难免对楚子航有些不一样的感觉。那就是心里暖暖的又感觉有些酸酸的,像是受了委屈终于等到来安慰自己的人一样。

       楚子航坐在客厅里等医生来,同时他也在想张起灵怎么会出现在他家周围,这附近照理说像张起灵那流浪汉一样的人是不会往这片别墅区走的。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走到了这里。

        “叮铃铃”门铃响了,佟姨走过去打开门看见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美丽女孩,手里还提着医药箱。

        “阿姨,您好,我是楚先生请来的医生。”女孩笑着对佟姨说。

         “哦,孩子快进来吧,子航在等你呢!”佟姨也很高兴,这么懂礼貌又漂亮的女孩子很讨人喜欢。

        “会长,我是严昕”叫严昕的女孩子看见楚子航弯了弯腰。

       “嗯,你好,你是狮心会的?”楚子航站起来看着她用肯定的语气说着疑问句。

      “是的,只是您当会长时我已经是三年级生了,而且想我们这种路人甲会长自然不认识。”严昕笑着说,的确像她的血统等级是C级,毕业后努力了两年也才B级。像楚子航那种仅凭血统就被评为A+级的人来说她的确只是卡塞尔学院的小透明。
 
       “那人应该洗好了吧,病还是要赶紧看”楚子航想着就说“嗯,去看看病人吧!”楚子航带着她往卧室走去。

      佟姨刚倒好的茶他们一口没喝,佟姨看那女孩对楚子航很是恭敬,笑着摇摇头,子航很少带人回家,来找过他的也是这样子,恭恭敬敬,似乎很怕他,她就不明白了,她们家子航明明是个温柔的人,就是面瘫了点,他们怕他干什么?

       张起灵洗得差不多的时候听到有两个人进了卧室,然后就听到楚子航的声音“他还在洗澡,等一下。”他加紧时间洗好出去一看,还有个女孩子。

        “会长,我要先给他测体温”严昕开口对楚子航说,楚子航点点头,她又转头对张起灵说:“你好,先请你先躺下好吗?”张起灵没说会直接躺到床上。

       严昕静静的给张起灵量体温,过了几分钟把体温计拿出来看看说“39.6度,高烧。”然后拿出药开始配药,然后给张起灵扎针。楚子航就坐在旁边静静的看着,张起灵更是安安静静,没说一个字。严昕在这样的氛围里有些紧张,但也是无误的完成任务。

      “会长,好了,我看这位先生应该有些天没进食了,建议等一下先让他喝点粥之类的流食。”

       “好,知道了。”楚子航站起身往外走,严昕知道意思也跟了出去,没她事了,她想她可以走了。

       “会长,病人打完点滴就会好的,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严昕开口。
        “也快到晚饭时间了,留下来吃点。”楚子航说。
       “这……”严昕有点犹豫。“佟姨,招待一下严小姐。”说完又往卧室走去。

       走进卧室看到张起灵看着药水一滴一滴的滴下发呆。张起灵似乎有所感抬头看向他。“我叫楚子航,你病得有点重,我就带你回来了”  楚子航开口打破沉默。
       
        “谢谢,张起灵。”
        “起灵”楚子航一听感觉好奇怪,居然有人给孩子取这样不吉利的名字。
         “嗯,你先休息一下。”
         “嗯,好”